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我可能不会爱你01

最近深深的陷入佑灰和奎八的坑中无法自拔……
所以开新号磕我的新墙头……
主佑灰,副奎八
双向迷茫性明恋暗恋😂
ooc

——————————

01

“全圆佑是个坏男人。”

这是徐明浩第三次用这种严肃的语气告诫文俊辉,可偏偏当事人依旧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儿,抱着桶冰淇淋窝在沙发上,甚至还有闲心的伸出舌尖,舔了舔不小心沾到冰淇淋的手指。

“八呀,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一定知道‘物以类聚’是什么意思吧。”

莫名觉得接下来会听到一番经典言论的徐明浩,下意识的换了个姿势。

“……物以类聚……圆佑是坏男人,那珉奎算什么?唔……这个味道真好吃啊……”

话题波及到了自家以居家好男人闻名的金珉奎先生,徐明浩张了张嘴,看了看外面并不美好的天空,又看了看文俊辉怀里快空了的冰淇淋桶,最终还是摇摇头,没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去他妈的物以类聚,我这么聪明,不还是跟你这个傻子玩儿得好好的吗?

——————————

“全圆佑,你真是个坏男人。”

一句话听的多了,也就渐渐习以为常,只要那些女生不把耳光甩到自己脸上,那么统统无关痛痒。

金珉奎曾经通过全圆佑得出过一个结论,表面上看起来最冷感的人,浪起来才是最没边儿的人,也是不知道什么是爱的人。在全圆佑的认知里,爱,不都是做出来的吗?

同样的,全圆佑也不懂金珉奎所谓的爱情,就像此刻跟自己一起急匆匆的赶去教室,胸口大衣里面还捂了一份早餐。长了这么好的一张脸,竟然安分守己的去做一名居家款男友,理解不了的全圆佑先生颇有些痛心疾首,可惜了。

——————————

临近上课的时间,所有人都神色匆匆,所以站在教学楼门口的身影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更何况身高气质,本来就是一副出色的样子。

“俊哥!”

金珉奎紧跑了两步,边打招呼边张望着找另一个身影。

“……明浩呢?”

文俊辉眨了眨仅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扒拉下来围巾,张口的同时就呼出了一口白气,飘散着融入空气中消失不见。

“他说冷,已经去教室了。”

“那你在这儿干嘛?”

视线越过金珉奎,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不自觉弯了眼睛。

“……等圆佑。”

被这样并不隐晦的表达爱意,或许是作祟的虚荣心,全圆佑有些开心,甚至连嘴角都有些上翘。

“走了。”

经过时顺手拉好文俊辉的围巾,看他下意识的睁大眼睛,反应过来后又立刻紧跟着自己的模样,全圆佑说不清,就像是,被一只最温顺的猫粘着,这种感觉并不赖。

——————————

作为一个来韩国求学的,在中国南方长大的孩子,文俊辉其实比徐明浩更怕冷,至于为什么依然会这样做,他觉得,这大概就是爱吧。

讲台上老师讲解的公选课程内容不难懂,韩语语调也很好听,可文俊辉仍然出了神,托着下巴看着旁边趴在桌子上,连睡觉都冷漠的那张脸,在清晨的阳光下,每一根头发都像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忍不住再看看,再看看……

前桌,金珉奎还在连哄带骗的让徐明浩喝掉剩下的牛奶,劝说再三无果之后,一把把人搂到怀里瞪着眼威胁,徐明浩可能是有所顾忌,小心的看着四周,手却在下面对金珉奎环在他腰上的手臂又掐又拧。

文俊辉不否认,他有一点点羡慕。

他真的很怕冷,尤其是韩国的冬天,所以他很想也拥有一个拥抱,那样的话,肯定会暖吧。

——————————

今年首尔的初雪来的毫无征兆,在课堂上听到有人低声惊呼,望向窗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

文俊辉趴在桌子上看着前面徐明浩那副躁动的样子,不明白他一个东北人为什么比自己这个南方人还要激动,甚至在下课铃声响的瞬间就窜了出去,动作迅速到十分对得起他的武术功底,却是逼得金珉奎拿着外套在后面狂追。

没用多久徐明浩就回来了,把一双玩过雪后冰凉的手贴到文俊辉脸上,说话时连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俊啊,咱今晚吃火锅吧,中国火锅!”

文俊辉抓住他的手放到手心里捂着,待回了温,才笑着回答。

“好啊。”

趴在桌子上的全圆佑听到动静侧过头,看着文俊辉笑着注视徐明浩的温柔眼神,莫名的就出了神。

“我也想吃。”

——————————

火锅当然是人多吃起来才热闹,聚在文俊辉和徐明浩的公寓里,虽然再多也不过四个人,但消灭食物的速度依然不容小觑。

文俊辉吃到一半就进了厨房,全圆佑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影移动,然后侧耳听着厨房里的动静,没多久还是站起来,悄悄的跟了过去。

厨房里,文俊辉正弯着腰在冰箱里翻着什么,短短的针织衫底下遮不住的,露出了一截白白的细腰。

全圆佑靠在门上,下意识的眯了眯眼。

“俊尼。”

“嗯?圆佑?”

转身回头,一双大眼睛望着他,像是盛满星星。

“……我来拿生菜。”

——————————

临近12点的时候,徐明浩突然发起了烧,吃过药后窝在金珉奎怀里,脸红红的不说话。发烧倒不是毫无预兆的,毕竟平常面对火锅是一个能吃两人份的人,今晚竟然反常的没吃多少,一副蔫蔫的样子。

金珉奎还在嘟囔着训斥徐明浩,诸如不吃早饭,不穿外套还有晚上跑到汉江吹风这种陈年旧事都翻了出来。被责骂的人眼睛一红,嘴一瘪就这么哭了出来。

“你还凶我……你又凶我……”

或许是生病了更易让人敏感脆弱,平时号称自己“东北大汉”,爷们儿到不行的人竟然窝在金珉奎怀里,哭到肩膀都一抽一抽的,任谁看了都像有天大的委屈。

金珉奎今晚肯定是走不了了,文俊辉穿好外套,打算送全圆佑下楼。

——————————

冬夜的风异常凛冽,吹到脸上打的生疼。文俊辉和全圆佑就在这样的冷风中,面对面的站在公寓楼的门口,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那我走了。”

“……注意安全。”

告别的话已经说出口,两个人却还是谁也没有先离开。最终还是文俊辉先有动作,上前两步,伸出双手抱了抱全圆佑,没敢用力,没敢过长的停留。

“你走吧,我上去了。”

——————————

说起来全圆佑自己也承认,他大概真的是个坏男人,因为他其实也再清楚不过,文俊辉喜欢他。

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口,被抱住的温度却仿佛还在,透过厚厚的棉服,不受控制的往身体里钻。全圆佑甚至还产生了一丝遗憾,这种拥抱,是不是少了些什么,文俊辉或许应该再蹭蹭他的肩膀,蹭蹭他的脖子。

全圆佑想,他大概真的要养只猫了,或许改天,去一趟宠物店?

评论(4)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