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我可能不会爱你》05

消失的时间有点儿长,所以来个长章……
澈汉来串个场……
——————————

人总会在头脑发热的时候下意识忽略掉很多东西,并且难以自知。当文俊辉喘着粗气按响了金珉奎和全圆佑公寓的门铃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冲动的地方。

开门的是全圆佑,在看到文俊辉的一瞬间就皱了皱眉,没说话,抓了他冰凉的手放到手心里,眼里紧接着就带了几分责怪。

吸了吸被冻得通红的鼻子,文俊辉脸上还是下意识挂上了讨好的笑,他出门出的急,穿了个外套就没做任何其他的保暖措施。

“怎么这么晚过来?”

全圆佑带着他进了玄关,脸上看不出喜怒,抓着的手倒是一直没放开。

“……金珉奎呢?”

一直低垂着眼眸给他暖手的全圆佑听到这句话才终于抬了抬眼,盯着他看了几秒后,脸上带了意味不明的笑。文俊辉虽然不知道这个笑的用意,但总觉得有几分幸灾乐祸。

“跪着呢。”

进到客厅的文俊辉随后就和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还有地毯上跪着的金珉奎对上了眼神,一瞬间就有了自己好像不应该掺和这件事的直觉。

——————————

被文俊辉一个电话吵醒,徐明浩是有些懵的,隔着手机听着对面噼里啪啦中文韩文夹杂着说了一堆,脑袋就更加转不过来,所幸在这些话中飞快的抓住了一个重点。

“赶紧过来。”

出了门被冷风一吹,什么“金珉奎他哥”,“他哥男朋友”之类的词蹭蹭的从脑袋里往外冒,徐明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一边走一边担惊受怕,他是不是闯祸了?

到了地方是文俊辉给开的门,贴心的帮他脱了外套挂好,整个过程却忽略了他投过去的所有眼神,只在推着他往里走的时候低声说了句“保重”,然后,竟然就和全圆佑出了门,留他站在那里,真正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金珉奎在客厅中央,站的笔直的像根柱子,听到动静侧过头向他笑了笑,尴尬无措的露出了一口白牙。

沙发上坐着的陌生面孔大概就是金珉奎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哥哥,正用探究的目光盯着他看,眨眼的时候,睫毛像小扇子一样上下颤动,长相上应该是家传的优良基因,不过此刻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旁边的人是那个长得确实好看的,手腕上缠着纱布的,如果没猜错的话,金珉奎他所谓的“嫂子”。

“你就是徐明浩?”

崔胜澈靠在沙发上,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遍慢慢往这边移动的人:笑容僵硬,速度缓慢。

“……是……是我。”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金珉奎的哥哥崔胜澈,这是我男朋友,尹净汉。”

边说话边牵住了身旁人的手,眼神冷冽也坦荡,无名指上的对戒显得有些耀武扬威。

可能是因为心虚,徐明浩听着崔胜澈的话,又看了眼那格外粗壮的胳膊,整个人下意识的抖了抖,实在是有些,害怕。

金珉奎见到徐明浩有些不安的反应,侧了侧身子把人护到后面,抓住手捏了捏,想让他放心。

今天一系列的事,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尹净汉来看他,被徐明浩撞见,还没来得及介绍就动了手,尹净汉的手腕蹭到地上,当时就见了血痕。金珉奎扶起尹净汉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要说尹净汉,那可是他哥逆鳞一般的存在,别说擦伤见了血,就是平时被桌角磕一下,那张桌子都可能被崔胜澈大卸八块。从小笼罩在崔胜澈的阴影下长大的金珉奎,比起父母,更怕的还是崔胜澈,所以联系到人之后,一整晚非常自觉的陪着在医院跑上跑下做了全套检查,别说没办法给徐明浩打电话解释,连个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怎么,我还能吃了他不成?”

崔胜澈挑眉,显然对金珉奎维护的行为有些不满。

“哥,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说明白。”

“你当然有错!”

崔胜澈声音顿时拔高,一掌把面前的桌子拍得抖了抖。

他的人自己都从来没舍得动一下,怎么就能被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欺负了去。

徐明浩被这一嗓子吓得又一哆嗦,躲在金珉奎后面,用了几分力气戳了戳他的后腰。

“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你还有个哥哥?”

低声细语,却又偏偏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你也没问过我啊……”

这种见金珉奎家人的方式出乎了徐明浩的意料,今天的事确实是他冲动了,也确实是他做错了事,当下也不犹豫,从金珉奎后面出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对不起,今天的事是我不对,医药费我来负责,真的很对不起。”

崔胜澈抱着胳膊,面对道歉并不表态。尹净汉看他这副样子,没忍住踢了他小腿一脚。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是纸糊的,犯得着摔一下就这么兴师动众。不过话虽这么说,手腕上的擦伤还是有些疼,心里也有些憋屈,他就是过来看一下金珉奎,怎么就平白的受了这些无妄之灾。所以崔胜澈对金珉奎发脾气,他也就顺水推舟没去拦,可现在连徐明浩都开口道歉,再继续闹下去也就没意思了。

“行了,我要回家睡觉,你要想呆这儿你就继续。”

“净汉,你等等我,我回,我回啊……”

崔胜澈连忙起身跟上,在经过金珉奎身边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他一眼。

——————————

等待徐明浩的那段时间里,全圆佑抱着抱枕靠着文俊辉,提出了今晚要去他那儿的提议。文俊辉看了看客厅里严峻的形势,想了想没否决。

出门的时候,全圆佑把他的围巾顺手缠到了文俊辉的脖子上,一路上文俊辉就拽着围巾的一角,蹦哒着看起来十分开心。

“今天差点儿被明浩吓死。”

文俊辉一边后退着走,一边挑起话题。今天徐明浩哭成那副样子,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好笑。

“我今天回去的时候,也被吓到了,明浩还真动手了。”

“……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打人的。”

说完这句话,下意识的去看全圆佑的表情。

全圆佑像是没听懂这话的含义,伸出手把文俊辉拉回身边,避免了他撞上身后的路灯,然后顺势牵着那只有些冰凉的手塞到了自己大衣口袋里。

“我可是会中国武术的人,打人可疼了……”

不死心的又添了一句话后,再次小心翼翼的去看全圆佑的表情。

看出文俊辉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里面藏不住的小心思,全圆佑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

“……不会有的。”

得到满意回答的文俊辉心情非常愉悦,把脸埋在围巾里偷笑了好一会儿,甚至这份开心一直持续着,回到公寓刚进了门,没忍住就把人推到墙上亲了一口。

“干嘛?”

被亲的人眯了眯眼,还有闲心的扮起了正人君子。

“我以为……你大晚上要来我这儿……是有什么想法呢……”

被抬眸的那个眼神撩到体无完肤的全圆佑先生,揽住腰就把人往屋里带,他其实有点儿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可能是爱上了一个小妖精,又粘人又撩人的那种。

“……先洗澡?”

“做完再洗,不然还得脏……唔呜……别乱摸,你手凉……”

——————————

“……告诉过你多少次按时吃饭,本来就没几两肉还不自觉一点儿,万一作出胃病来又得我照顾……”

今晚的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以后,悲催的金珉奎先生在凌晨的此刻又化身为煮夫,为他的小男友做宵夜。

“……金珉奎,你烦不烦啊?”

徐明浩靠在门边啃着一个红红的番茄,对金珉奎唠叨的话有些不耐烦,整天念他,还每次都是这几句。

觉得自己一番关心没有一丝被领会到甚至被嫌弃的金珉奎先生有了小脾气,锅铲一扔作势要解围裙,却在转头看到啃番茄啃的嘴巴红红的人的时候停下了动作,认命的把锅铲捡了起来,算了,他也认了,谁让他喜欢人家呢。

“珉奎啊~”

极有眼力的徐明浩发觉他男朋友又开始闹小脾气,慢慢靠近从背后抱住人蹭了两下,发觉没什么成效,又从他胳膊底下绕到前面,抱着脖子撒娇。

“珉奎啊~”

“我做饭呢,你小心啊!”

急忙关了火,揽住徐明浩的腰把人往旁边带了带。

终于如愿得到了注意的徐明浩,胳膊勾着金珉奎的脖子,把人往下拉了拉,直到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

“珉奎啊,我们……住一起吧。”

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他们在一起时间虽然不短,但要徐明浩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是不容易的。金珉奎搂着徐明浩腰的手不由自主紧了紧,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缩小到零。

“你说真的?”

“……真的。”

眼睛望着他,近在咫尺的嘴巴红红的,一副很好亲的样子,低头轻吻了一下,满意的尝到了番茄的味道。

“好啊,改天一起商量一下。”

“……不过金珉奎,我从刚才就想问了,你该不会是被捡来的吧,你哥可挺白的啊……”

暧昧的氛围被徐明浩一句话败了个精光,金珉奎冷着脸,用了几分力气想把挂在他身上的徐明浩推开。

“不是,珉奎啊,黑怎么了,多帅啊,金珉奎世界最帅!……”

评论(15)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