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CRAZY IN LOVE》02


全圆佑照例在周末晚上回了趟家吃饭,一进门看见他亲爱的母上大人正坐在沙发上抹着眼泪,顿时吓了一跳,也顾不上别的,迅速掏出手帕递了过去。

“妈,怎么了?”

“……妈妈难受,大俊多好啊,自己生病还跑出来找这个女孩子,人家都跟别人在一起了……”

全圆佑皱眉,看着哭的伤心不已的妈妈又盯着电视里化着病容妆站在雨里的人,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文俊辉这个名字熟悉了,他拥有少女心的妈妈一直在看的这部偶像剧,男二号的演员就是这个名字。

怀着不一样的心思重新看向电视,剧情俗套,演技竟然意外的不错,而且,长得好看,眼睛大而有神,即便化着苍白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的事实,非一般的好看。

他一个娱乐公司的老板,要说身边缺人那是不太可能的,但全圆佑确实空窗了很长时间,倒不能说挑剔,只是遇不上对味儿的人。

想起包里SVT送来的二十周年庆典酒会的请柬,莫名其妙的就萌生了想去的心思。

——————————

全圆佑摆脱了那些让他不耐却不得不应付的人,端了杯酒躲到了宴会厅的角落里,有些心烦。

往常这种活动他极少亲自到场,更多的是派人来代表,今天突发奇想的过来了,也不知是好是坏。

SVT在娱乐行业的地位不用多说,看这大厅里熙熙攘攘,觥筹交错的盛况,并不亚于什么音乐盛典。崔家的根基在这一行已经扎的很深,而崔胜澈也是个有手腕的,虽然今天冲动到场的缘由全圆佑自己都还搞不清楚,但他直觉仅仅是和崔胜澈交好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仰头干了杯里的酒随手放到了一旁,一转身看到了对面自助区的一个身影时,不由得眯了眯眼,倒是巧了。

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不出格也不容易出错,偏偏腰线收的极细,把好身材衬的一览无余。头发柔顺看起来格外乖巧,一双小猫一样的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桌上的餐点,腮帮被撑的鼓鼓的,手还想去摸餐夹,不过伸到一半像是记起了什么又默默的收了回去,大概是想起了要管理体重?

没过一会儿一个黄头发的小卷毛过来把人拉走了,全圆佑看着那人对那些小点心依依不舍的样子,嘴角向上勾了勾。人跟他想象中的样子有些不太一样,有点儿傻乎乎的,不过还挺招人。

全圆佑的口味一直很挑,不过今天这个长得好看,性子看着也乖,他倒是有点儿惦记上了。

————————

今晚是纪念SVT创建二十周年的酒会,崔胜澈当然是最大的主角,可他一直没办法安下心来去应付这些场面上的事,目光总是随着人群里的尹净汉移动,还好尹净汉今天穿的浅蓝色西装比较扎眼,跟这个老板那个老板应付两句话后再回头,不至于找不见人。

崔胜澈就是怕尹净汉再作出什么幺蛾子来,上次在酒会上去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制片人谈电视剧被摸了屁股,当场一脚踹断了人一根肋骨,要不是他出面摆平,估计尹净汉连带着MY I那俩傻孩子背地里怎么被人整死的都不知道。

崔胜澈觉得自己一定是史上最不狂拽酷炫的总裁,小说里自己这种身份不从来都是勾勾手就自然有人贴上来,为什么偏偏自己喜欢人就得费心吧啦的去追,还得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更重要的是还不被领情。

“要不崔总先忙?”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崔胜澈客套的笑了笑之后拨开人群就冲着尹净汉的方向去,他觉得自己今晚务必应该把尹净汉绑在身边。

走到一半看到了一副被冷落样子的全圆佑正靠在柱子后面望着他,崔胜澈咬咬牙,走向了他那边,得,你们都是大爷。

“还没谢谢你今天敢来捧场。”

“酒会很好,我玩儿的很开心。”

开心你跟这儿一副怨妇样子盯着他。

“开心就好,对了,上次问你的事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角色……俊今天也在,待会儿我带他过来,你亲自看看?”

“……不急……”

全圆佑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越发的显得高深莫测。

“……胜澈哥,不瞒你说,我们公司除了投资,今年年前就全扑在这一部自制电影上面了……”

“嗯?电影?不用那么……”

“……这是我打算给珉奎冲帝用的,你也知道他这两年上升的趋势还行,就差个有含金量的奖了,为了这部电影我把顺荣都拉回来执导了,他这两年一直对外号称闭关,拉他回来也不容易……”

崔胜澈庆幸自己拒绝的话说的慢,要是再快一些说不定就葬送了文俊辉最大的一个机遇。金珉奎的上升趋势那仅仅是还行吗?那简直是坐了火箭,更何况导演还是权顺荣,听全圆佑话里这阵容这投入,估计是下血本了。但他也不傻,这么大一个馅饼落在文俊辉身上,吃不吃的下还是未知。

“听你这话我倒是有点儿怕俊能不能胜任了,毕竟他也是刚进这行儿,生的很……”

崔胜澈话说的婉转,大概意思就是分你一块馅饼真是不好意思了有什么条件就赶快说。

“人我要了。”

全圆佑的直接倒是让崔胜澈愣了许久才明白过来,他话里的这意思,可不是想把文俊辉签到名下的那种“要”。

“……圆佑,你这话说的我有些难做了,搞得我像做皮条客生意一样……”

“……哥,我也不是什么坏人,不是吗?”

全圆佑笑了笑不再多言,他不是坏人也不滥情,只是突然起了养猫的心思。

——————————

尹净汉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日常性的再一次闯进了崔胜澈的办公室,除了把门口第一天上班的小秘书吓到了以外,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进了门把两本剧本摔在了崔胜澈桌子上,接着就开始动手脱衣服。

崔胜澈一时被吓得不轻,第一反应就是站起来关门上锁。这要被其他人看见了先不提怎么解释,光是想想他就不能接受尹净汉的身体被别人看到。

“尹净汉你发什么疯?!”

一把抓住尹净汉脱衣服的手,看那件已经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的衬衫在眼前来回晃。

“你不是想睡我吗?现在就来啊!”

一把拽住崔胜澈的领带把人拉近,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我警告你少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崔胜澈你是不是不敢?”

尹净汉拽着崔胜澈领带的那只手已经用力到发抖,他觉得崔胜澈真的很卑鄙,或者说为了逼他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这是文俊辉被砍掉的第三部电视剧。

崔胜澈被尹净汉的话激的几乎红了眼,一把把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上,把人死死的压在桌面上捏着下巴。

“你好好说话……”

崔胜澈呼吸很急促,尹净汉知道那是他在生气的表现,可他也是一个从来不肯轻易服软的人,躺在桌子上偏过头,咬着牙就是不松口。

崔胜澈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终于是松了手,起身转身,一脚把桌旁的垃圾桶踢出好远。

尹净汉撑着从桌子上坐起来,目光盯着被扫到地上的那两本剧本,在夕阳的笼罩下翻起的毛边和密密麻麻的批注清晰可见,一瞬间鼻子一酸就很想哭。

看到坐在桌子上的人眼睛红红的样子,崔胜澈又开始心软,走过去拉好尹净汉的衣服,一颗一颗扣着扣子,尹净汉望着他,眼泪瞬间就开始啪嗒啪嗒的掉。

“崔胜澈你个大坏蛋……”

“好好好,我坏蛋……”

“……你为什么不让大俊演戏?这都是我凭自己努力找来的,公司说不让他演就不让他演,凭什么啊……”

“……凭档期不对,我想让他去演电影。”

“什么?”

评论(19)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