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CRAZY IN LOVE》03


文俊辉要去拍电影了。

尹净汉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儿子有出息了的妈妈一样,把这句话在脑子过了好几遍。

“真的吗?真的去拍电影?”

“真的,如果成了的话,番位至少男四。”

尹净汉很开心,从那双一下子生动飞扬起来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来,甚至有些出格的勾着崔胜澈的脖子,在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崔胜澈捂着被亲的地方,颇有些受宠若惊,只不过回过味儿来之后,又开始心虚。

“……还有个事儿我得跟你道歉。”

“说,趁我现在心情好。”

“……我安排大俊今晚去跟全圆佑吃饭了。”

尹净汉怔了怔,用了两秒去思考这其中的关系,他不笨,相反还十分聪明,想通了这其中的道道之后,瞬间跳下桌子就往门外跑,崔胜澈在后面,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腰。

“崔胜澈!如果不想我恨你,立刻给我放手!”

“净汉,我还有话要说!”

“我不想听你说!”

“你现在去也来不及了!”

挣扎的动作好像没了继续下去的必要,尹净汉转身,莫名的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崔胜澈这个人。

“崔胜澈,你可真会做生意啊……”

——————————

J酒店的顶层餐厅,有着俯览这个城市夜景最好的位置,然而此情此景,文俊辉却全然没有去观赏的心情。

他想不通。

“怎么,不合口味?”

“没……没有。”

看得出来男人很用心,甚至不惜包了场,东西也很精致,可文俊辉吃在嘴里一如味同嚼蜡。他想不通,自己一个小透明,怎么就入了面前这尊大佛的青眼。

“对了,我妈妈很喜欢你,不知道待会儿能不能有荣幸请你签个名?”

“啊?当……当然可以。”

文俊辉有些意外,也有些慌,因为这话听起来挺像假话,这还是除了上次被两个女生认出来之后第一次有人问他要签名。不管是真情实意还是随口的客套话,对面这个带着银边眼镜看起来温和斯文的男人,让他不安。

全圆佑望着对面从一开始就显得很局促的人,心里想着自己这个邀请是不是有些不妥,实在是对面安安静静坐在的人,连眼神里都透露着不安。

“全先生,我……对不起……”

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对上他的视线之后不再逃避。

他的眼睛很漂亮,黑白分明的眸子,浓密的睫毛因为好不容易说出口的话而微微发颤。

“……我不喜欢男人!”

文俊辉的不安几乎达到了顶点,连捏着刀叉的手都在发颤。他在圈子里算是个新人,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他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傍金主上位这种事他听过,对那些此处平步青云的人,羡慕是羡慕,可真轮到自己身上时,又好像挺不是滋味儿。

能说出拒绝的话是因为他有一个底牌,来之前崔胜澈跟他说了,如果不成,会保下他,但却给不了他这么好的资源。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路给了,怎么走,看他的。

他其实挺抗拒的,拒绝,又害怕全圆佑会是个喜怒无常的人,也怕自己说错话。

“……我以前也不喜欢男人,可是现在有点儿喜欢你。”

全圆佑托着下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了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文俊辉闻言,一下子就涨红了脸。这是什么话?有些不太对的样子,小说里这种时候不都应该是“跟着我让你做影帝,不跟着我就封杀你”的方式吗?怎么跟他这儿就变了样?

全圆佑没想到一句话就把人弄得脸色绯红,越发的觉得这个人有点儿可爱,想搂进怀里揉一揉的那种可爱。

——————————

办公室里静的出奇,像是空气几欲凝固的氛围。

崔胜澈蹲在沙发旁边,拉着尹净汉的手放在手心里握着,没敢用力。

“我先跟你道歉,韩率想玩儿我就随了他,拿了俊的角色是我不对。”

尹净汉扭着头,不去看他也不说话。崔胜澈心虚,可还是固执的,捏了捏他的手想引起他的注意。

“……所以我去跟全圆佑求了个角色,你知道他答应了让俊参演什么吗?权顺荣的戏,是全圆佑为金珉奎投进去的心血。凭空掺和了一脚,我本来以为要欠一个大人情了,结果他开口就问我要俊。”

“要?你当大俊是什么?”

虽然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但理他了就是进步。

“我是觉得俊值得更好的资源,SVT在音乐这一行吃得开,影视方面就有些局限了,我崔胜澈也不是万能的,全圆佑在影视圈子里的分量你应该清楚,能得他一个承诺,对俊来说是好事。”

“别把你们的勾结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为了俊好?所以你就把他送到别人床上?”

“俊是我SVT的人,我不会去逼着他做什么。路,是给他自己选的你明白吗?”

潜规则这种事,几乎是圈子里的常态。SVT下面这些人,不论是经纪人想方设法牵线搭桥还是艺人自己起心思,只要不做出什么逼良为娼的事,崔胜澈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个圈子不干净,也不好生存,他们有野心有想法,崔胜澈不好去拦。

文俊辉和徐明浩是新人,尹净汉的想法也天真,总归都还没被这个圈子养歪。崔胜澈吧,倒不希望尹净汉变成那种适合这个圈子的人,只希望他能安生的待在自己身边。

拉着尹净汉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低头在他手背上亲了一口。

“你信我,俊同意了有资源,不同意他也一定会没事儿。”

——————————

晚餐结束后全圆佑坚持送文俊辉回去,没想别的,只是出于礼貌。但文俊辉明显有些抵触,多番推辞。

全圆佑看上了文俊辉,但他不屑于做强人所难的事,这年头,至少什么事都得讲究个你情我愿。他只是对文俊辉起了兴趣,而这兴趣却远不能让他触犯自己的底线。

文俊辉看起来真的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推辞不过上车之后,除了道了个谢后就再没说一句话,坐在离他最远的位置,几乎紧贴着车门。全圆佑知道自己送他回去的强烈要求多半是把人吓到了,自觉的没开口说话,气氛就这么沉闷了一路。

车子到了地方停稳,文俊辉看了看全圆佑微微颌首,没有说话的意思,准备下车,冷不防被抓住了手腕。

“全先生?”

他回头看他,眼里有慌张,但干净的透彻。

“你忘了给我签名了。”

文俊辉愣了愣,没想到全圆佑还一直记得这个,其实他自己都没当真。

可能因为签名的机会不多,文俊辉的动作不是那种流畅的,一笔一划写的工整,低垂着眼眸,样子乖的不行。全圆佑就坐在离他极近的位置,盯着那张脸出神。这个人的好看是明艳的,像浓烈的水彩画,可细究之下,偏偏就干净的像一张白纸。

文俊辉签完名抬头,对上全圆佑近在咫尺的眸子后反应极大,后退了半个身子,眼睛瞪得圆圆的,慌张又不安。

全圆佑本来有些带笑的表情僵了僵,很快又换上了自己惯有的表情,温和略带疏离,无懈可击。

“来试镜吧,我不插手,凭你自己的能力来。”

评论(19)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