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CRAZY IN LOVE》06


《Trauma》从前期准备到选角再到官宣,声势一直浩浩荡荡,正式的开机发布会也不意外的吸引了众多媒体前来。

文俊辉在发布会前几天就被造型师拉去量了尺寸定做衣服,礼服这个事儿也是有讲究的,首先,红色系他怕是压不住,毕竟番位在那儿,他不敢越过前头两位去。其次,他的衣服得避着金珉奎来,虽说男明星在这方面没有女明星那么多弯弯道道,但和男主正撞,难免会被有心人拿来比较,他一个崭新崭新的新人,怕是没有和新晋国民男神比的资本。

文俊辉也觉得这些事儿头疼,依他的选择,穿个黑色礼服行了,也就没这些麻烦。可尹净汉非不同意,说他第一次正式的亮相,一定要吸引视线一些,起码一眼望过去不能混在黑压压的人群里看不见。所以最终尹净汉动用了点儿小关系打听出了金珉奎礼服的款式颜色,最后替着造型师给文俊辉选了一套,一个意大利走复古风的小众品牌,双排扣的深蓝色西装,既不过分出众却也别出心裁。

发布会的进行的非常顺利,文俊辉被记者提问时也没遇到过分的刁难,他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看来不错,只不过等发布会后的晚宴,看到被人群环绕的全圆佑时,文俊辉沉默了,跟金珉奎倒是没撞,可尹净汉没告诉他跟投资方老板撞了该怎么办。

全圆佑毫无疑问的是这场晚宴的主角之一,围绕在身边的人就没有断过,文俊辉想着自己只要不往前凑,多半今晚也和全圆佑遇不上,所以也就更加往边边角角去。他也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晚宴,早就有了自己的度过方式,拿点儿吃的喝的躲到旁边,磨蹭到时间就可以走了。

文俊辉想的很好,可今晚却偏偏有些不如意,或许是他这个凭空冒出来番位还不低的小新人勾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心,他往角落里一站这一小会儿,已经有不下三个人过来搭话了,多半是些经纪公司那家啊,经纪人谁啊这种问题,能回答的他就回答了,答不上来的他就笑,反正尹净汉说过,多笑总是没错的。

就这样应付过了好几个人,直到有个助理模样的人过来,也没说话,递给了他一张名片和一张房卡,文俊辉下意识低头一看,来头还不小,秦氏的总裁,楼上总统套房的房卡。

来传达的助理给了他一个你自己理解的眼神后就走了,文俊辉站在原地捏着手里的东西,觉得世界观又一次被颠覆,他就想好好的唱个歌演个戏,没想别的啊。

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冷静了片刻,直起身的时候撑着洗手台,对着镜子里的脸看了足足有一分钟,他长得就那么像个弯的?或者说,像是必须抱金主爬床的那种?

手伸进口袋里掏了掏摸出那两张卡片,随手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这种事儿,他不干。出来后靠在大厅与走廊的交界那儿,从路过的服务生那里拿了杯香槟灌了一大口,心里才终于没那么慌。

全圆佑从卫生间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靠在走廊那边的人,高挑的身材,修身的西装,总是有吸引眼球的资本。走进了才发现,今天依旧很好看的人神色不太对,看起来有些反常。

“怎么在这儿站着?”

“啊……全先生……”

文俊辉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穿着笔挺西装的人神色是一惯的冷漠,总是让他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我……站这儿透透气……”

全圆佑也没戳破,这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任谁看都是有事儿,不过文俊辉不想说,他也就没再问,上前一步拿走了文俊辉手上的酒,想了想还是没做什么更出格的行为,这种场合,被人看到也不太好。

“累了的话就去后面休息区,等我一会儿……”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睛盯着文俊辉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把文俊辉看得都有点儿慌。

“……衣服很好看。”

“……您的也……很好看。”

话说出口文俊辉就懊恼的想撞墙,这是互相恭维的时候吗?他们穿了情侣色这个事实放到面上来说就不好了。当下捂着脸,转身就向着休息区去,走到一半儿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奇怪,我干嘛要听他的?

文俊辉还没忘了上次的事儿,他可是被尹净汉以自作多情的理由笑了好几天。

——————————

晚宴在后面为参宴的人贴心的准备了休息区,长长的一排沙发,却因为现在这个宴会高潮的时间段而空空荡荡。

文俊辉选了最边上的一个位置,靠着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他在想全圆佑,想那个每次见都是皱着眉一脸冷漠的人,每次都担心是不是自己惹了人不高兴,说话就越发的小心翼翼。可就是这个连风评都是“冷酷”两个字的人竟然说,有点儿喜欢他……

不是很喜欢他,不是爱他,只是有点儿,可就是这个“有点儿”才更让人不会去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文俊辉捂着脸,心里乱的不行,严格来说,他不讨厌全圆佑,只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一行人从面前的过道走过,陷入苦恼中的文俊辉下意识的抬了抬眼,不认识,收了心思低头看了眼手机,全圆佑不会逗他吧,怎么还不来?

往拐角那边张望了一会儿没见人影,收回目光,发现刚刚走过的那几个人又回来了,为首一个衣着不凡气势也不凡的人正盯着他看。

文俊辉被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微微颌首算是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不上去吗?”

那个人对他说。

“……您在对我说话吗?”

看了看周围又指指自己,好像这儿就他一个人。

“我姓秦。”

文俊辉愣了两秒,接着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蹭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内心慌乱,却努力的佯装镇定。

“秦总,您忙。”

转身被两个人拦住了去路,文俊辉站在那儿,感受到一只手覆到了自己肩上,全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像是被冻住,僵硬到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以为你是个懂事儿的……”

肩上的手用了两分力气把他掰了回去,直视的目光带着几分侵略性。

“……换个地方聊?”

文俊辉屏息,思考着逃脱的可行性,他不想跟他走,也不敢得罪秦氏。

“嗯?怎么不说话?”

一只手摸上了他的脸,略粗糙的指节在皮肤上用了几分力气蹭着,文俊辉只犹豫了一秒就狠狠的推了面前人一把,直到把人推得一个踉跄跌坐在沙发上,一时间气氛竟然诡异的安静了片刻。

“秦总好兴致。”

全圆佑就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之中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依旧一副面不改色,清冷自持的样子。

跌坐在沙发上的人收起狼狈,露出一个公式化的微笑。

“在全总的地方动了手,是我考虑不周,人我带走教训。”

给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上前去抓文俊辉的胳膊。

“……怎么说也是我床上的人,让他给您认个错,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全圆佑也难得的挂上了一个微笑,向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说完话,目光又转向文俊辉。

“……给秦总道歉。”

文俊辉站在那儿,理解了好一会儿,全圆佑是对他说话没错,稀里糊涂的道了歉又稀里糊涂的被全圆佑拉到身边,一时也不知道该作何心情。

秦总也自认晦气,教训对他动手的人,他是有资格的,可对别人正养着的小玩意儿下手,就是他不在理了,怪只能怪他看上的是全圆佑的人。

——————————

偌大的休息区只剩下两个人,越发显的空空荡荡。全圆佑就站在文俊辉的后面,看他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文俊辉脸颊上有一小块被蹭的红红的地方,全圆佑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终于忍不住伸手想碰一下,被文俊辉躲了过去。

文俊辉弄不懂自己的心情,有些气愤有些委屈,他也知道这些都不是全圆佑的错,可他不知道该对谁发泄。

“那你……自己在这儿休息一会儿。”

全圆佑知道刚刚有些话说的不太入耳,把文俊辉弄得有些不高兴,可要是不这样,今天这个日子,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转身没走两步被抓住了衣角,回头看文俊辉低着头,眼眶有些泛红。

“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样……”

声音不大,软软糯糯的堵在嗓子里,像是在撒娇。

“……我跟他不一样……”

转身拉着文俊辉的手把人带到了怀里,然后把圈在腰上的胳膊收紧了几分。

“……我是在认真的追你。”

评论(33)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