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眼·色》·上


晚上睡不着突然的灵感
现实向,主佑灰,副奎八
下还没有写,发展不明😂

——————————

夜深人静时分的天花板,被几盏不同色彩的小夜灯交织出了光怪陆离的景象,尤其是从梦中突然惊醒的时刻,你会不知道你此时存在的到底是哪个世界,是梦境?是现实。

因为梦惊出了一身冷汗,也开始口干舌燥,探着身子往下铺看了看,空荡荡的没人。

客厅里留了一盏壁灯,除此之外,只有一方电脑屏幕还透着幽暗的光。

“还不睡?”

一侧耳机斜扣在脑袋上的人听见他的话,回头看了一眼。

“……最后一局。”

文俊辉抿抿嘴,趿拉着拖鞋晃到了冰箱旁边,拿出一瓶水先灌了一大口缓解了干渴,然后就顺势靠在墙上,发起了呆。

他此刻站的位置,直冲的是前小仓库,现情侣房的房门,写着“珉奎&明浩”的挂件不知疲倦的在门上摇摇晃晃,晃出一股热恋期独有的腻歪气息。

哼!谁还没个热恋期。

说是怨念也罢,羡慕也罢,脑袋里越胡思乱想,心情就越烦闷。不知不觉一瓶水全部进了肚子,捏瘪水瓶盖上盖子,对着不远处的垃圾桶投出一条精准的抛物线,满分。

趿拉着拖鞋晃到客厅,看见全圆佑这一局厮杀正酣,双手伸出搭到他的肩上觉得应该没什么妨碍,又继续微微弯了腰把下巴抵在人的头顶,凑近了去看屏幕上的战况。

双方正是胶着期,这最后一局显然不可能很快就结束,文俊辉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儿累,又蹲了蹲,把整个脑袋垫到了全圆佑肩上。

他和全圆佑用同样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淡淡的柠檬香气,在凑得如此近的时候才可以闻得到,闭着眼睛,又往前凑了凑,鼻尖在裸露在外的那块脖颈上轻轻蹭了蹭。

不出所料的被分了心神的人转头过来看他,额头相抵,鼻尖相碰,最暧昧又最亲昵的姿势,文俊辉就顺势仰了仰头,在面前人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怎么了?”全圆佑问,温热的气息扑到脸上,像话语一样轻而缓。

文俊辉没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人有三四秒,接着仰头对着那瓣薄唇咬了一口,带了五分的故意四分的抱怨,还存了那么一分心思的引诱。

得逞后退的时候,不意外的被按住了后颈,交换了一个甜蜜又绵长的吻。

文俊辉虽然很想欺骗自己,但最近他们之间,好像确实有什么变得不太一样了,问题出在哪儿或者说出在谁身上,他不知道,所以急于确定,唇舌交缠之间,也带上了急切。

全圆佑的手覆在他的脖颈上,拇指指腹在颈侧轻轻的反复摩擦,带出酥酥麻麻的电流一般,让人浑身发软。这个人的吻有魔力,不论是三年前互相表明心迹时懵懂又青涩的吻,还是第一次坦诚交于对方时那热到仿佛要融化彼此的吻,只需要一秒,就会让他的头脑变得一片空白,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如此。

“……说话,嗯?”

一贯的低沉嗓音说着诱哄的话,话语间吐出的气息却不复之前的平稳,带着被撩拨之后不平静的温度,低低的,引诱着人。

文俊辉在分秒间有了百转千回的思绪,该说什么?问是不是不爱他了?说他做噩梦了,想被抱抱,被亲亲,或者可不可以一起睡觉?未免……太不成熟,他们不是刚谈恋爱的小年轻,他们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他不想自己一直显得……很幼稚。

“……没什么,早点儿睡。”

语气洒脱毫不留恋,蹲了太久的腿却有些麻,连累了他不能潇洒的留下一个背影。站起来伸手捏了两下,然后慢慢的往回走,手搭到门把上的那一刻,却做不到看起来那么的洒脱。

“……圆佑,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你……得让我明白……”

文俊辉不知道所谓的“七年之痒”有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如果有,那“三年之痒”是不是也会存在,他们之间,如果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希望自己能够清清楚楚的知道。

全圆佑盯着那个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没收回目光,一直望到眼睛干涩才有所反应,他感觉出了文俊辉今晚的反常。

以往想要吸引他注意力,文俊辉的方法有很多,可今晚既没有过来抱着他的胳膊闹他,也没有眨着亮亮的大眼睛撒娇,只是像一只很乖的小猫一样在他身上蹭蹭,然后露出牙齿轻轻咬一口,不疼,有些痒。

游戏里队友因为他的长时间无反应早已跳脚破口大骂,全圆佑盯了一会儿屏幕,突然就觉得这游戏挺没意思。

合上电脑仰头靠在沙发上,盯着黑漆漆一片的天花板,越看竟然看出了一圈圈斑斓的纹路,扰人深思,索性闭上眼睛。

他只是,有些累了。

如果所有事情,闭上眼睛就可以逃避,那该有多好。

—————————

因为早上的起床总动员,三个卫生间全部被霸占,文俊辉就靠在走廊边离门最近的卫生间门上,象征性的敲了敲,连“里面快点啊”的催促话语都有些有气无力,昨晚睡得太晚,他有些提不起精神。

提前收拾好的徐明浩照例要去医院治疗腰伤,金珉奎拎着包把人送到门口,腾出手来又往人脖子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围巾。

“这样不好看!一点都不酷……”

“可是这样暖啊,我们明浩可不能感冒啊……”

争执了半天,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徐明浩终于出了门,金珉奎就站在门口,像望夫石一样把人望进了电梯。他们是下午的活动,但却需要提前去做妆发,不然金珉奎肯定是要跟着去的。

送完人转身关门的金珉奎,像是终于发现了文俊辉这样一个存在,一句“哥,早”说的相当不走心。

“wuli明浩啊~要记得想我,我会想你的555~”

文俊辉一边脸还贴在卫生间门上,努力做出了哭唧唧的表情,看金珉奎在门口张望不舍的样子,就知道他内心肯定是这样。

“呀!文俊尼你真的……”

金珉奎愤然,但却拿他无可奈何,只能嘟嘟囔囔的回了房间。文俊辉伸长脖子看着小仓库的门重重被关上,又转过头重新把脸贴到门上。

说实话,他有时候其实挺羡慕徐明浩的,金珉奎,很会照顾人。

卫生间的门终于从里面被打开,靠门支撑了整个身体的文俊辉踉跄了一下,和握着把手的全圆佑对上了视线,毫无征兆。

“……早。”

文俊辉在愣神了数秒之后,终于意识到该说点儿什么,可出口的话,看起来和金珉奎毫不走心的招呼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嗯。”

全圆佑应了一声,还是一直盯着他,搭在把手上的手动了动,往他头上摸过来,文俊辉不知道自己在那一瞬间到底在想什么,竟然下意识躲了一下。就是这一躲,换来了两个人的怔住和一个不尴不尬的场面。

文俊辉,你是不是长了个假脑子?!

努力打起精神,装作若无其事的错过身,走到洗漱台前开始挤牙膏,手抖了两次都没能成功,深呼吸一口发觉这种时候是不是该说句话。

“……我那件白色毛衣在哪儿?”

很好,很自然。

问出口后,在那漫长的等待回应的时间里,一颗心脏高高的悬着,抓着洗漱台的手几乎要把那大理石抠出一个洞。

“……冷,不要穿那件。”

“……好。”

一切都还一样,不是吗?

评论(10)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