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救赎》01(修)

主澈汉,副奎八,佑灰,hozi,率知……
严重ooc
不好意思,大概又是一个新型巨坑……

——————————

事情大发了。

尹净汉有些手忙脚乱。

胡乱套到身上的衬衫有些皱皱巴巴,一手拎着外套,一手从衣服堆里扒拉出手机,直到出了门,脚踩到走廊异常冰凉的地面上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没穿鞋子,又更加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口干舌燥。下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蹭到了上面不可言说的小伤口,疼的吸了一口气。

床上的人依然睡的安稳,被子拉到胸前,用肌肉线条瞩目的胳膊压着,扇子一样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看起来纯良的没有任何危害。

尹净汉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然后弯腰拎起自己的皮鞋,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鞋子不是非拿不可,他只是不想在这间房间留下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原因嘛,宿醉导致脑袋有些不太灵光的尹净汉觉得如果自己没猜错,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他大概可能,是把他们老大给“睡”了。

所以酒是什么?是害人性命的毒药。

——————————

在S市,没有听过崔氏集团的人,不是不问世事就一定是年纪太小。

往上数三辈,在这个城市都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在大家都还像孩子一样摸索的时候,崔氏集团就已经把S市的黑色产业捏在了手里,稳稳的站住了脚跟。而现在当家崔胜澈,更是凭着不俗手段成功洗白整个集团,把崔家百年基业经营的风生水起。

他尹净汉,也是S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因为他是崔老大面前的红人,掌管着崔氏集团下面的灰色产业。用所谓对手的话来说,他是崔胜澈最令人忌惮的一副爪牙。

崔氏的周年庆,一直是在他这儿办的,CLAM在当晚不对外营业,喧嚣还是会持续一夜,灯光还是会亮到天明。

借着这种日子大胆去灌崔胜澈的人很多,同样,趁机来灌他的人也不会少。尹净汉估计最后有极大可能要他来收拾摊子,控制着没喝太多,直到李灿给他递了杯酒,喝下去没多久之后的天旋地转让尹净汉意识到,他八成是被这帮臭小子给整了,不过他也没生气,毕竟一年,大概就这么一次。

CLAM是崔氏旗下的高级会所,除了前面正式的营业区域,还有后面圈出的一大片庭院,里面另起盖了许多独栋,不高,但胜在环境幽雅,崔氏能叫的上名号的在这儿都有自己单独的房子,像这种聚会喝多了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去处。

崔胜澈的房间和尹净汉同一栋,托风格诡异不喜欢装电梯的所谓著名设计师的福,尹净汉架着崔胜澈,任劳任怨的爬了整整五层,人安置到床上,再没有给崔胜澈脱个衣服洗个澡的打算,但松个领带是有必要的,万一崔老大睡到半夜把自己勒死,怎么想对他都没什么好处。

明明看起来醉到不省人事的人在有人手搭上他脖子的一瞬间睁开了双眼,寒意森然,身手敏捷的捉住了他的手翻身压到身下,尹净汉不得不承认,他在那一瞬间感受到的杀意把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

崔胜澈盯着他,片刻后歪了歪头,看不出清明还是醉意的眼睛里带了疑惑。

“净汉?”

“……是我。”

崔胜澈安了心,脱了力整个人压到他的身上,重新睡了过去。

尹净汉长舒了一口气,高度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脑袋里乱哄哄的,天花板连带着他自己都像在转。用了最后的力气抽出身来,躺在崔胜澈旁边装死人。就这样吧,这么大的床分他一半不过分吧。

再后来的事儿他就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过高的体温贴在他身后,躯体上布满的细密汗珠蹭了他一身,然后有什么东西顶到了他身体里,带来了撕裂的疼痛。

尹净汉怕疼,他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好像找回了些理智,挣扎着想逃却被圈到一个结实的怀里,有些嘶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叹。

“别动……”

湿哒哒的吻落在他的眼睛,耳朵,然后狠狠的咬在了脖子上。

想到这儿尹净汉摸了一下自己的颈侧,酸痛肿胀的一个牙印。

他的房间在二楼,拖着这一身的狼藉沿着木质楼梯往下走,动作中难免牵扯到身后,因为疼也生出了恼怒,要让他知道“著名设计师”是哪个傻子,他迟早把人揪出来打一顿。

狠狠的锤了一下栏杆,木材质地不堪重负的发出一阵声响,像是在控诉他的恶行。

“你怎么从上面下来?”

三楼的露台和楼梯之间只有一个拐角,徐明浩从那儿走过来仅仅花了两秒钟。

灰色的浴袍松松垮垮的系着腰带,露出白白的一片胸膛,修长的手指夹着根烟,目光从下到上打量了他一遍,最后在他脖子上的牙印那儿画了个圈儿,一脸的不怀好意。

尹净汉懊悔自己手贱,悄无声息的沿着楼梯走下去二楼,徐明浩八成也不会发现他的存在,也就不会有这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看样子净汉哥有一个相当精彩的夜晚。”

上面四楼是李硕珉,五楼是崔胜澈,李硕珉昨晚没有在CLAM留宿,所以那个痕迹的凶手,徐明浩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有略微的惊讶,但偏偏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尹净汉深吸一口气,思索着用什么话反击才能让徐明浩明白他跟自己之间到底差了多少道行,主意还没想到,余光瞥见从徐明浩房间里出来的人,下意识的眯了眯眼。

“……珉奎这是大早上的来我们楼串门?”

一句话就让徐明浩蹭的一下红了耳朵,僵硬着没敢回头,只不过连那佯装风流裸露在外的胸膛都像是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刚才没细看才没注意,胸前分明也是带了几个浅色的吻痕。

金珉奎伸手把徐明浩往自己方向揽了揽,同时给尹净汉递了个眼色,那意思大概是别坏了兄弟我的好事。

“净汉哥慢走不送啊。”

尹净汉心领神会,不想做那种不知趣的人,慢腾腾的顺着楼梯往二楼下。

反应过来的徐明浩,挣脱了金珉奎的怀抱,转身靠在露台的栏杆上,把烟送到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

金珉奎凑近,就着徐明浩的手也吸了一口,然后吻了吻他的手背,得寸进尺的去舔他的耳后,被徐明浩不着痕迹的躲过。

“……各取所需睡一觉罢了,你别想太多。”

金珉奎好像没听懂话一样,黏黏糊糊的往他身上蹭,蹭的徐明浩有些烦,喝多了跟出生入死的兄弟睡了一觉,怎么看都有些奇幻。不过跟尹净汉一比倒也还好,他睡的只是兄弟,尹净汉可是睡了老大。

“……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别再娘们儿叽叽的吵着让我负责,没意思。”

沉下脸推了金珉奎一把后往房间里走,冷不防的被一下子抱起扛到了肩上,徐明浩下意识的把夹着烟的手举高,怕烫到这个莽莽撞撞的家伙。

“既然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分手炮,来一发吗?”

金珉奎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人,一身不知道是砍人还是举铁练出来的古铜色饱满肌肉,扛他一个轻轻松松完全不费事儿,男子气概在这种时候分明是最强的,说出的话却偏偏像个无赖。

徐明浩心里本来憋着一股气,在金珉奎讨好的吻中终究还是败下阵来。本来就是双方都愉悦的事儿,也没什么吃亏不吃亏这一说。

——————————

尹净汉回到自己房间洗完澡,一觉睡到了午后,然后腰疼到差点儿下不来床。

嗓子里面像是着了火,肚子也不舒服,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崔胜澈一边找衣服往身上穿,越发觉得自己像被无情压榨的打工仔,都这样了因为“工作”还要想办法自救,今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倒下。

“哪个王八蛋下手这么狠?”

洪知秀体温偏凉的双手落在尹净汉腰上,用了几分力气按压揉搓。

“轻点儿轻点儿!……”

“把你那破嗓子收一收,我耳朵疼……”

虽然嘴上抱怨,洪知秀按摩的手倒是一直没停下,趴在病床上的尹净汉舒服的直哼哼。

他身上各种吻痕咬痕看起来确实有些骇人,崔胜澈这个人暴君一样,操个人都独断专治,巴不得在他全身留满印记。

“你是不是发烧了?”

感觉到手底下有些不正常的温度,洪知秀动作顿了顿,手移到了尹净汉额头上。

嗯了一声算是给洪知秀个答复,昨晚崔胜澈醉成那个样子,尹净汉可没指望他还能记得带个套或者帮他洗个澡,出了一身汗又在空调房睡了一晚,他今天还能出门已经算是奇迹了。

“都这样儿了你就不能少折腾点儿,在家里好好待着?”

“……今天不行,忙着呢,我得好好赚钱,等你这黑
诊所倒闭了还能接济接济不是?”

尹净汉病殃殃的趴在床上还有心思打趣,洪知秀却没接话,离开片刻拿了杯水和两片药回来。

“吃了睡一觉,到点儿我叫你。”

“我们知秀就是会疼人……”

趴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的觉得药效可能是上来了,眼皮直打架。

“……哎,上次受伤的那个混血小子怎么样了?”

“后来又来过两次……”

“他要是再来,你记得多套点儿话……”

“这还用你说?……”



评论(8)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