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救赎》02(修)

临近傍晚的CLAM燃起了灯,两扇鎏金大门敞开着,富丽堂皇偏又像猛兽一样张着巨大的口,让人经不住诱惑的试探,却又往往望而却步。

尹净汉从车上下来,十分克制的舒展了一下身体,平时调侃归调侃,从洪知秀那个私人作坊一样的小诊所出来以后,还是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钥匙扔给了门童,一进大厅李灿就迎了上来。

“都来了?”

“差不多,老大早到了。”

走向电梯的脚步顿了顿,心想感情腰不酸腿不疼就是好,连开会都到的格外早。

“你在下面守着,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

———————————

一进会议室感受到低到诡异的气压,尹净汉小小惊讶了一下,里面四个人围着张圆桌大眼瞪小眼,尤其是夫胜宽和李硕珉,面对着崔胜澈几乎噤了声,生怕哪句话说错触了崔老大的霉头。

“哟,大家都到的挺早。”

开口说话打破了一室的沉默,尹净汉向来随性惯了,倒也没人听出他话里的针对性,只觉得像是从天而降的救星。李硕珉的笑像是异常的发自内心,眼疾手快的给他拖了把椅子。

“净汉哥坐!”

顺势坐到了李硕珉旁边,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的,总觉得崔胜澈的目光留在他身上的时间有点儿长。

他今天穿了件红色的长风衣,脖子上额外系了根黑色的长choker来遮挡那个不好说的痕迹,虽然不够正式,但也远不到要看上四五秒的境地,难不成是他暴露了?在崔胜澈房里落了什么东西?

尹净汉暗自祈祷是自己多想,把手底下兄弟带上床这种事,本就坏了规矩,他一大早的逃跑,就是希望崔胜澈不知道,也不要提。

“龙八呢?怎么还不来?”

崔胜澈开口,没有特定的问谁,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轻敲着,不缓不急,却偏偏压迫感十足。

尹净汉在这种氛围中却是松了口气,又不像松了口气。

只要崔胜澈有心去打听,想知道昨晚谁送他回的房间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但到现在都没有什么举动,原因只可能有两种,不想知道和不值得知道。不论哪一个,都让尹净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不想承认,他分明感受到了自己有些在意崔胜澈的态度。

“底下有人送来了些情报,他过去看看。”

金珉奎回答,语气较平常以往有些弱,总觉得今天的老大格外的可怕,浑身像带着一股杀气。

“姓全的那边儿的?”

“……大概是。”

S市的地下世界,到目前为止呈现的还是三足鼎立的局面,也就是寻常所说的最稳固的状态,崔氏集团,城南的文家,还有全老大的帮派。

前两者都是S市老牌的势力,根系在这片地下世界里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只是近几年来随着文老爷子年纪的增大,文家的式微,更显得崔氏有些一家独大。全圆佑的帮派就是在这种时候冒出来的,而且发展迅速,等崔家和文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S市不可轻易撼动的一股势力,且隐隐有超越文家追赶崔氏的劲头。

崔胜澈一向瞧不起全圆佑,不论从立场出发还是为人处世方面。他们的情况放以前来说,一个是家业庞大的官宦子弟,一个是出身平庸的草莽,还带着一身匪气。两个人碰到一起,往往是相看生厌。

S市沿海,水路发达,各家手底下都或多或少有些港口,偶尔过点儿东西,只要胃口够大就完全吃得开,可当这批东西数量惊人,尤其涉及的还是军火的时候,吃不吃得下就要谨慎做一下考量。

“这么一大批枪过S市流到内陆,后果……”

夫胜宽看崔胜澈的脸色,斟酌着说出口。

崔胜澈低头沉思,半晌过后望向金珉奎。

“什么来路?”

“南边儿来的,具体哪一方还不清楚,派人过来打点过,态度看起来是想拿两成换顺利过S市,我去看过,枪的质量不是什么上乘。”

金珉奎一直负责的是崔氏集团的对外交易,一字一句把事情交代的清楚。

“全圆佑和文家那边什么情况?”

“还不清楚,不过暂时没什么动作,看样子像是不知情。”李硕珉回答。

“全圆佑……如果想来掺一脚,我们暂时也没什么对
策,他手底下那个李知勋,不简单。”崔胜澈说。

“世界上怎么会存在李知勋那种人……”夫胜宽对崔胜澈的话表示认同,他上次就是在李知勋的手上吃了亏,导致有了心理阴影,提起这个名字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如果能……把他拉拢过来,全圆佑必定会元气大伤。”

“别想了,他姘头是全圆佑的发小,要收买哪那么容易?”

徐明浩从外面进来,扔了沓资料到桌上,用事实来阻止夫胜宽的“异想天开”。

立刻殷勤的拿了把椅子的金珉奎,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徐明浩,像是在求表扬。

对这份热情熟视无睹的徐明浩,就近拉了把椅子坐到了李硕珉的另一边,莫名其妙被“宠幸”的李硕珉,越发觉得这间屋子有些让人喘不过气。

“全圆佑和文家都拿到了两成的承诺,你们觉得是什么情况?”

徐明浩从手底下人那儿拿到消息后思索了许久,怎么看都觉得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有些居心不良。

因为徐明浩的情报,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三方都给两成,去哪儿也找不出这样的冤大头。

“净汉哥,文家的人到了。”

扔在桌面上的对讲机里传出李灿的声音打破了许久的沉默。

“带到顶层雅厅。”

——————————

这次三方的聚会,名义上是庆祝城西那块地的合作愉快,而实际上哪边都有自己心里的算盘,见一面可不就是打探口风的最好时机?

出了电梯,尹净汉自觉体力不支就没着急往前走,慢悠悠的坠在了大家的后面,思索着徐明浩带来的信息,等回过神来,已经和崔胜澈肩并肩走了许久。

崔胜澈今天穿了最为简单的黑西装白衬衫,没系领带,开了几粒扣子的领口隐隐露出紧实的的胸肌,尹净汉的眼神从那上面略过,回想起昨晚根本没有几分记忆的性事,啧,可惜。

“你生病了?”

崔胜澈侧头看尹净汉泛着粉色的脸颊,感觉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比平时柔软了不少。

“……不严重,没事儿。”

尹净汉还有些低烧,可就算再严重,在他的一亩三分地宴请,他却不出席,难免会让别人说他们崔氏
没了规矩。

“回去吧,今晚不用你在这儿。”

尹净汉挑眉,看崔胜澈绷着脸说的认真,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真的?”

“……嗯,你回去吧。”

得到确切回答的尹净汉乐得清闲,调转方向往电梯走,一边还在心底赞叹了一下他们老大对下属的体恤。

“胜澈哥!”

清甜的嗓音带了些久别重逢的雀跃,从长廊的尽头传来,实在是那声音像是带了钩子般撩拨着人,尹净汉没忍住回了头。

身材挺拔,宽肩窄腰穿着标准的英伦格三件套,再往上,一张明艳的脸却堪堪不符合这份儒雅,但美目流转,带的又是一份别样的风情。尹净汉在心里下了定论: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妖精。

崔胜澈站在长廊中间,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这一眼便让尹净汉怀疑自己的近视大概是更加严重了,向来最懂崔胜澈心意的他,这一次却怎么也看不懂这个眼神,只能看着人迈步走向了长廊的尽头。

尹净汉站在那儿,被自己脑海里突然冒出的想法给生生气笑了,合着这是怎么着,支走他是怕新欢旧爱相见,分外眼红?

——————————

在见到文家来的人的时候,崔胜澈是惊讶的。修长挺拔的人站在那儿,和记忆里的影子怎么也对不上号。

他对文俊辉的记忆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印象中只有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几次宴会上,追在他后面“胜澈哥胜澈哥”喊个不停的漂亮男孩。现如今男孩长大了,还是漂亮的让人难以忽视。

“什么时候回来的?”

“月初,爸爸整天念叨,我参加完毕业典礼当天晚上就飞回来了……”

其实崔胜澈知道,这些事情经过徐明浩或李硕珉的手,一早就会摆在他的办公桌上,他只是诧异为什么今晚文俊辉会来。

文老爷子在五十多岁的时候才得了文俊辉这么一个儿子,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长大,初中毕业就送到了国外,听说学的是钢琴。

崔胜澈和他严格来说并不熟悉,可落座之后,对面的人竟也能找出许多话来聊,明显的小孩子心性,和任何人都能做朋友。

因为一句话又笑得开心,崔胜澈借着喝水的空档在心底叹息,分明是一个被保护的太好的孩子。

全圆佑是踩着点儿来的,灰色西装银边眼镜,浑身上下散发着精英人士的气息。在了解了文俊辉的身份之后,非常罕见的和崔胜澈交换了一个眼神。

一直互相不对付的两个人,这次意外的产生了默契,他们都是聪明人,都看出来,这是文老爷子在示弱。

——————————

“胜宽哥,老大不是说姓全的是土匪吗?我怎么感觉人还挺斯文的?”

李灿靠在门边往雅厅里偷瞄了一眼,回头小声的问。

“全圆佑就算是土匪,那也是有文化的土匪……”

“刚我带他们上来,进门的时候他还对我说了声‘谢谢’呢。”

“怎么,一句‘谢谢’就把你收买了?”

“哥你话不能乱说!净汉哥知道会揍我的……”

“不过话说,净汉哥去哪儿了?”

——————————

介绍一下大家的分组

胜澈:净汉,小八,小葵,大壳,甜甜,灿。
知秀只是净汉朋友的身份,不属于里兜的阵营

圆佑:击昏,茸茸,啵哝

大俊:大俊就比较孤单了……

评论(25)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