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救赎》03(修)


在CLAM的门口把人送上车,挥挥手做了告别,崔胜澈收回手的时候顺带看了眼时间,九点四十分,他还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点结束过应酬,只因为文俊辉说他的门禁是10点。

全圆佑站在高一阶的台阶上,西装外套搭在臂弯,黑色衬衫的袖口挽到手肘,望着离去的车目光深远。

明白他们两个有话要说,手底下的人都相当知趣的避了开,连那些来CLAM寻欢作乐的人都下意识的远离这片区域,只他们两个人,一个站在台阶上,一个站在台阶下。

“喂,你怎么看?”崔胜澈回头问。

“……怎么看?挺好看的啊。”

瞥了一眼崔胜澈,全圆佑勾起嘴角轻笑。

崔胜澈沉默,他就特别烦全圆佑这副样子,一句话就能让人心气不顺。不过好在全圆佑没有让他憋屈太久,目光移开望着虚空,总算是说了句有意义的话。

“文老爷子年纪大了,想过安稳的日子了……”

“……文俊辉……不适合这条路,文老爷子总要为他的以后做好打算。”

“打算不打算的,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的道理。 ”

全圆佑的司机开了车过来,下车恭敬的候在一旁。崔胜澈没太懂全圆佑最后的话,也来不及再追问。

——————————

全圆佑以前赌过车,不要命的那种,扰乱治安,聚众集会,三天两头的进局子。而时至今日,就算他在闹市区把车速飚到180,也再没有人敢来指手画脚。唯一的遗憾就是今天出门随便指了辆车,早知道要追小白兔,他就该开超跑。

最后是在高架桥上把文俊辉的车截下的,从侧面斜插过去,车头都撞上了防护栏。
被他们堵在后面的人疯狂的按着喇叭,甚至有人下车张望打探是不是出了事故,打算报警。

全圆佑被吵的有些烦,深深吸了一口烟之后烟蒂扔到地上踩灭,弯下腰轻轻敲了一下车窗。

缓缓降下的缝隙中露出一双眼睛,带着戒备与疑惑盯着他,片刻之后大概觉得这样不太礼貌,按了键降下全窗。全圆佑觉得这样的文俊辉很有意思,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在他“熟人”界限的划分里。

文俊辉看起来有些认生,今晚在他进雅厅之前明明和崔胜澈还有说有笑,见到他之后就变得拘谨起来。好像有自己划分界限的一套方式,崔胜澈是熟人,他就是生人,目光仅在互相介绍的时候有过一次交集,再之后无论他怎么打量,都只是低着头,鼓着腮帮一下一下嚼着东西,偶尔被问到,才搭两句话。

文俊辉很有趣,而全圆佑喜欢有趣的人。

“电话。”

“……什么?”

全圆佑不介意自己动手,半个身子探进车窗抢了文俊辉一直拿在手上的手机,界面还开着,某个幼稚的单机小游戏。

轻笑一声,倒不是觉得可笑,只是有些可爱。

“……很好玩儿的……”

文俊辉小声嘟囔,对有人质疑他的品味表示了不满。

把自己的号码存进去认认真真输了“全圆佑”三个字,拨了出去满意的听到了口袋里传出来的铃声。全圆佑趴在车窗上,把手机塞回了文俊辉手里,然后盯着人家看。

文俊辉被看得有些手足无措,小心翼翼的往后挪了一下地方,结果下一秒就被按住后颈,堵住了唇。

泛着苦辣烟味儿的一个吻,舌探进来勾缠他的,强势的让人无处可逃。文俊辉懵了,直到窒息感席卷,才后知后觉的去推身前的人。

紧贴的双唇分开,带出情色意味十足的银丝,全圆佑眯了眼睛,看着文俊辉脸红又慌乱,喘息着勾人。

他想要搞到文俊辉的号码其实相当容易,也就是李知勋敲几下键盘的问题,可他偏偏就想看这只小白兔受惊的样子,这让他觉得有些,开心。

他不是什么好人,相反还十分的恶趣味。

“……记得给我打电话。”

全圆佑开着右边大灯已经报废的车离开,留了文俊辉坐在那儿,摸着有些红肿的唇,头脑一片空白。司机从一开始就像隐身了一样降低存在感,直到现在还僵硬的坐在驾驶位上不停的冒着冷汗。

“……今晚的事,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

“是……是,少爷……”

——————————

尹净汉没有吃晚饭,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下,硬塞了几口东西,最终跑到洗手间吐了个一干二净。可能是安逸日子过习惯了,小小的感冒发烧都变得折腾人,想想以前那些日子,哪有这么娇贵。

虽然崔胜澈“客气”的让他回家,他却不敢真的当真,CLAM是他的地盘,如果出了什么事,没人会比他处理的更好。就近回了自己后院的房间,早早的洗漱上了床,却根本睡不着。

他告诉自己别在意,昨晚的事儿就是个意外,或者顶多算场你情我愿的一夜情。

可是,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你情我愿。

意识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外加批判崔胜澈,尹净汉翻了个身,整个人缩到被子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尹净汉,你可真矫情。

——————————

崔胜澈在向李灿要尹净汉房间的备用钥匙的时候受到了一些小小的阻拦,这让他意识到在李灿心中,他这个老大的分量好像出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偏差。

“……净汉哥今天好像不太舒服,老大您就别去打扰他了吧……”

“……我是老大?”崔胜澈挑眉。

“老大您请!”

开门之后的房间一片昏暗,崔胜澈下意识的放轻了手脚,怕吵醒尹净汉而格外的小心翼翼。CLAM的床一般都很大,可即便这样,尹净汉睡在上面,整个床也只有中间凸起了一个小包,蜷缩成小小的一个,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一种睡姿。

尹净汉是真的长得好看,穿着正装的严肃、穿着日常装的活泼和穿着红色风衣的生动眉眼统统和面前这张恬静的睡颜重合在一起,崔胜澈在越靠越近的时候却从来没想过“美色害人”这件事,直到被薄薄的刀片抵住脖子,森然的凉意在黑暗中格外明显。

用两根手指推了推刀侧,总算让它远离了自己,伸手一抹,脖子上已经渗出了一条小小的血痕。

察觉到有人,从枕头底下摸出刀,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尹净汉从没想过会是崔胜澈,清醒过来后手腕一软,刀掉到了床上,反被崔胜澈捡了起来握到手中。

“……这是我送你的那把?”

尹净汉没心情去回应,坐在那儿有些呼吸急促,他在后怕,如果自己的刀再快一分……

崔胜澈看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不由得觉得好笑。调换了个方向坐到床上,和尹净汉面对面。

“净汉昨晚……安排了人在我房间?”

深呼吸的尹净汉因为这一句话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控制不住的火气蹭蹭的上涨,这个混蛋!

“对!不知道伺候的可还好?”

“……很好。”

他要冷静,冷静,不能动手,不能动手……

怕继续待在这里会犯了谋杀大哥的重罪,尹净汉掀了被子打算下床,带着怒意的行为进行到一半,就被崔胜澈握住脚腕拖了回去。

被抓住的人还在试图挣扎,崔胜澈一个手臂横过来,把人拦腰狠狠箍进怀里,唇贴到耳边蹭了蹭,吐出的话带着潮湿的热气。

“……我知道是你。”

尹净汉怔住,一边陷入被抓包的纠结,一方面又觉得释然,果然,他是知道的。

崔胜澈愧疚大过一切,酒绝不喝超过五分醉是他们崔家一条不成文的家训,所以昨晚睡了一会儿后他是有意识的,怀里平白无故的躺了个人,头埋在他胸口,推一下还直哼哼,拉开距离又会一耸一耸的黏上来。

喝了酒脑子本来转的就慢,怀里的人偏偏又是尹净汉,他最抗拒不了的尹净汉。说他精虫上脑也罢,趁人之危也罢,总想着错过这次就可能再也没机会了,他实在是忍得太久了。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尹净汉的呢?崔胜澈说不清,只是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有个人在他心里所占的比重,从小小的一角一点一点蔓延到整颗心。尹净汉,是他直面风雨大步往前走时最可靠的后盾,是他思虑不周时最及时的安抚,也是他卸下大哥身份后最温暖的依靠。他离不开尹净汉,如果可以,他更希望把人绑在自己的身边,每时每刻。

“今早醒过来发现你不见了……我很生气,特别……特别想把你抓回来……”

“昨晚我……有些失控,对不起……”

“……能原谅我吗?”

“……净汉,能喜欢我吗?”

崔胜澈的声音放的很轻,每说一句话,唇会轻轻的擦过他的耳朵。尹净汉下巴垫在他肩上,脑袋不甚清醒。喜欢吗?他也不知道,会吃醋会生气会忧心忡忡,谁不是第一次爱上别人呢?

“……崔胜澈,你活儿是真烂。”

“……只是喝醉了,我技术……很好的……”

手指捏了尹净汉的下巴索吻,在完完全全清醒的时候。

尹净汉只怔了一瞬,手臂就环上崔胜澈的脖颈,微仰着头回应。他大概,是喜欢崔胜澈的。

得到回应的的崔胜澈有些激动,按着尹净汉的后脑顶开了他的牙关,吻的极深。尹净汉手搭在崔胜澈身上,如愿以偿摸到了硬邦邦的胸肌,和想象中的一样紧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崔胜澈压在了床上,手从棉质睡衣的下摆探入,不安分的把薄薄的布料推到胸前。

尹净汉撑着手臂想要起身,崔胜澈就顺势放过了他的唇,往下去吻他的胸前,腰腹。

撑着手臂盯了会儿异常努力在取悦他的崔胜澈,然后伸腿蹬住他的肩,一脚把人踹下了床。

“……别得寸进尺。”

笑话,他现在这状况,怎么看也不像能再滚一次床单的样子吧。

跌到地毯上的崔老大挣扎着爬起来,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他这是,被踹了?

床上的人已经拉好被子躺下准备睡觉,跌坐在地毯上的人内心斗争了一会儿,还是犹犹豫豫的上了床,躺下后看尹净汉没有反对,又悄悄把手臂搭到了身旁人的腰上,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尹净汉静静的躺着,在这一系列小心翼翼的行为过后,悄悄勾了勾嘴角。

——————————

徐明浩拿了东西准备离开CLAM时,被慌慌张张往楼上跑的服务生撞了一下,来人个头不高劲儿却不小,把他肩膀撞得生疼,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慌里慌张干嘛呢?”

“八爷!”

服务生扶了扶被撞歪的眼镜,下意识的先鞠躬问了好。

“西……西区有客人闹事,我没找到老板……”

闹事?徐明浩挑眉,像是听见了什么稀罕事儿。

“什么来头?”

“……眼生,四个人开了个包厢,叫了人陪夜,没过多久就把人都赶了出来,Carey被扭伤了手……”

“……带路。”

服务生没找到尹净汉,西区又没个能拿主意的人,遇到徐明浩像是终于找到了主心骨,连忙带人赶了过去。

包厢里灯光昏暗烟雾缭绕,围成一圈的沙发上大喇喇的坐了几个人,徐明浩进来后,为首的一个看见他眉毛一挑,倒显得异常熟络。

“哟,八爷?”

徐明浩只是笑,他大概是有些脸盲,对这个穿着黑西装笑得格外猥琐的人没有任何印象。

但他也没多想,俯身从矮桌上拿了根烟,顺势坐到了沙发上,黑西装立即坐过来,给他递了个火。

好像有点儿意思,徐明浩侧头打量着看了一眼,倒也没拒绝,微微探了身子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吐出的烟圈升腾着向上,飘散着不见。

“小店招待不周,怠慢了兄弟几个。”

“八爷客气。”

黑西装坐在旁边,笑着客套完也没有要挪一下的意思,超过安全范围的距离让徐明浩有些不舒服,轻轻皱了下眉,但没说什么别的。

“……前头那几个不懂事儿扫了哥儿几个的兴,这会儿我来了,一定挑几个最好的送过来。”

“八爷说笑了,尹老板这里的人,个个都是好的,只不过……”

身侧的人贴上来,目光在他胸前大敞的领口那儿游移,明目张胆毫不避讳。他今天穿了件紫色的衬衫,上面的几粒纽扣都没有系,现在看来倒是便宜了这个小子。

“……谁能比得上八爷您呢,我对八爷一片爱慕之情……”

不安分的手搭到了他的腰上轻轻摩挲着,甚至得寸进尺的往他衣服里面游移。徐明浩吸了一口烟,把烟雾悉数吐到了面前人的脸上,撩拨的行为带出了几分情色意味,引得面前的人眼中几乎要泛出绿光。

徐明浩暗暗在心底嗤笑,色胆包天的人看来从来不少。

金珉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满脸猥琐的男人搂着徐明浩,目光游移着在看些不该看的地方。

怒气直冲头顶,金珉奎觉得自己在那一刻仿佛失去了所有理智,先是一脚踢了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拦他的人,然后捉住了黑西装男人的手直接给了一枪。

偌大的包厢内除了混在一起的枪声和惨叫,再无其他声响,和男人同行的三人,颤抖着缩在沙发角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徐明浩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熄灭,看着大概也是被临时找过来的金珉奎,也好,他正好也懒得动手。

“废了手脚,扔后巷。”

“你……你不能这么对我!全老大……全老大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想杀了你,你看全圆佑敢说半个‘不’字吗?!”

“珉奎!”

徐明浩没拦住,眼睁睁看男人的脑袋在面前开了花,血没碰到他,倒是溅了金珉奎一身。

——————————

金珉奎跟在徐明浩后面往后院走,因为还没平复的怒意眼眶发红,他怕徐明浩骂他,没有分寸的杀了人,更想抱抱徐明浩,可又担心自己身上脏。

徐明浩开了自己房间门,往里走了一会儿发现金珉奎没有跟上来,回头,身材高大的人直挺挺的堵在门口,像是只被抛弃了的大型犬。

叹了口气返回,面对面站定后微微仰头去看他的眼睛。

“抱我。”

“……我身上脏……”

徐明浩放弃,主动伸手环住了金珉奎的腰,把自己嵌入这个厚实的胸膛,然后仰头索吻。

金珉奎这个人,总是需要足够的安全感才能活得下去。

评论(35)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