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救赎》04(修)


“顺荣哥,有辆车在门口扔了个包裹……一枪爆头,生面孔……”

一大清早听到这种消息,换成谁心情都不会太好,权顺荣靠在椅子上闭了眼睛,只觉得太阳穴那儿突突的直跳。

这种事儿他不是第一次遇见,帮派发展初期,算是道上“前辈”给的下马威,死的是他的亲信,当时冲动莽撞的他带着人找上门去,然后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下马威”这一说放在今日当然是个笑话,光明正大的扔在他们总部门口,分明,就是一种挑衅了。

“查!”

手下应声,也明白权顺荣心情不好,低着头飞快的离开了办公室。

“有胆子做这种事儿还不遮遮掩掩的,还用查吗?”

会客的沙发上窝着个白白净净的人,半靠半躺着,嘴里说着话,眼睛却没从手里的手机上移开。

“你是说……崔胜澈那边的人干的?可为什么?”

“……不是找茬的话,大概就是……他们以为是我们的人?”

权顺荣起身移到沙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们和崔氏的纷争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像一出事李知勋会首先考虑崔氏,崔氏那边儿出了问题,也未免不会先揪着他们。

伸手把沙发上的人捞过来放到腿上,觉得喜欢的不行,吧唧一下又往嘴上亲了一口。

李知勋下意识的往旁边躲,顺手给了权顺荣一手肘。

“滚一边儿去!我打游戏呢!”

“知勋尼~”

脸贴到李知勋脸上一下一下蹭着,搂着腰耍赖不撒手。

李知勋用手推着权顺荣的脸,想和全圆佑打一架的心都有了。天知道为什么权顺荣这个人只要没睡醒或者心情不好,就会一个劲儿的冲他撒娇,现在两者兼备,任凭他本事再大,也有些招架不住。

“我问你,全圆佑呢?凭什么你大清早过来上班,他就能在家里睡大觉?”还连带着他也得跟着起床?

“他昨晚不是去应酬了嘛……”

“我不管,我现在就去把他家里的电视电脑都打开,循环广场舞的歌单!”

李知勋说着,挣扎着准备回自己工作室敲键盘。

权顺荣死死抱住他的腰,心底暗暗有些惆怅,媳妇儿和兄弟不和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听手下人汇报说权顺荣带人来了,还开了间包厢,尹净汉是十分诧异的,毕竟全圆佑手底下夜场也不少,实在没必要这样上赶着来给对家冲业绩。没过多久有服务生上来找他,说是权顺荣想聊聊,尹净汉这才明白,多半,来者不善。

进了包厢,没有想象中的吵闹,人不多,都一左一右搂着两个人默默喝酒,对他的到来也装作视而不见。权顺荣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一个人端着杯酒发着呆,跟整个环境都有些格格不入。

“权老板,稀客。”

尹净汉脱了外套递给门口的服务生,一边挽着袖口往里走,脸上一边挂上了笑。开门做生意,来的是谁也得笑脸相迎不是?

“早就听说尹老板这里不同凡响,平日里整天打门前过也没觉出什么,今日进来一见,果然是‘闷声发大财’的地方啊……”

对于权顺荣的调侃,尹净汉只是笑着,也没反驳,当初取CLAM这个名字的时候,除了想让人觉得这里是嘴巴闭的极紧,人人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之外,确实也有想发财的意思,毕竟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爱钱?

“借权老板吉言。”

说着也坐到了最里面的沙发上,和权顺荣隔着一人位的距离,不是想聊聊吗?那就聊聊。

“……怎么,我这里这些孩子权老板就没个看上眼的?怎么连个倒酒的都没有?”

权顺荣闻言勾了勾嘴角,高脚杯在手上晃了几晃,仰头一饮而尽。

他眼光可高着呢,这些人哪有他们知勋尼白,哪有他们知勋尼好看,他们知勋尼身上还有奶香味儿呢。

空酒杯放到桌上,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往他这边推了推,尹净汉坐在那儿,看权顺荣撑着脑袋靠在沙发上,目光看看酒杯又看看他,嘴角始终带着那一抹笑,邪气的很。

尹净汉失笑,要他倒酒,这权顺荣可真是有几分胆量。

顶着权顺荣的目光,伸手捞起桌上脖颈细长的醒酒器晃了晃,然后微微倾斜,把那条工整的西装裤仔仔细细的浇了一遍。

“……这两天生了场病,手上没什么劲儿,权老板可别见怪。”

外围沙发上坐的几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手摸到后腰上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权顺荣伸手挥了挥,示意他们坐下,回过头来,脸上竟然还能挂得住笑。

“……是我逾矩了,尹老板的手可不好来干倒酒这种事。”

尹净汉也客气的笑着,在心底默默的给权顺荣盖了个“不好对付”的标签。

“闲话说了这么多,今天来的正事还没提呢,本来是想去崔氏集团的总部,奈何崔老大贵人事多,就只好冒昧来尹老板这里叨扰了……”

权顺荣换了个姿势,丝毫不在意那条黏黏湿湿的裤子。

“……贵帮手下的兄弟做好人好事,捡了据说是我们丢的东西给送去,我一看,这可不是我们丢的啊,又转念一想,崔氏的兄弟这么仗义,我们也不能昧着良心贪下是不是?这不,我就给尹老板送回来了。”

权顺荣话中前因后果分明,却让尹净汉听得一头雾水。

“东西已经送回了,就给放在CLAM的大门口,我就不继续打扰了,祝尹老板,生意兴隆。”

权顺荣没再多留,尹净汉也满头的疑惑,巴不得他赶快走。

门口放了个大尼龙编制袋,尹净汉从外面审视了片刻,没看出什么猫腻,就让人上前打开。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的东西,让尹净汉控制不住的变了脸色。

“怎么回事?!”

他怒极才大声发问,脸上也没了平时的从容,跟在他身边的一群人唯唯诺诺的,没一个敢吱声儿。

“老……老板……”

穿着黑色马甲的小服务生,站在人群里颤抖着出声,别看尹净汉平时一直随和带笑,一旦严肃起来,气场都压的人喘不过气。

“……这个……是昨晚在西区闹事儿的人,八爷和九爷……”

服务生后面没了话,尹净汉也明白了事情起因,深吸了口气提醒自己不要轻易动怒,只是他倒不知道这CLAM什么时候竟然换人做主了,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却毫不知情。

“……把他俩给我找过来。”

“是,这个……怎么处理。”手下指着尼龙袋一脸为难。

“……老规矩,再把门口给我洗上十遍!”

“是。”

————————————

使了七成力的耳光在安静的办公室内显得尤其响亮,看着金珉奎满脸震惊和徐明浩瞪大眼睛拦在金珉奎身前的反应,尹净汉僵硬着后退了两步,他大概是又发疯了。

他凭什么打金珉奎耳光?那是一种既生气,又担心,又害怕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催生的后果。生气金珉奎不过脑子的杀人,担心有人在谋划着对他们不利,害怕那些人是比他们还不要命的亡命之徒,害怕……害怕有子弹会落到金珉奎身上……

他们这些人,是已故的崔老爷子给崔胜澈备下的班底,多是无父无母,年纪不大的时候就跟在了崔胜澈身边。这些年当初的一帮人死的死,散的散,就剩了他们几个……他没办法再容忍少任何一个。

尹净汉站在那儿,觉得头脑一阵阵的发晕。他本不应该这么做,他不是崔胜澈,金珉奎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这一巴掌打得,怕是会离散了他们兄弟的心。

“权顺荣说不是就不是吗?他难道不会骗人?!”

徐明浩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不知道为什么尹净汉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去相信他们的话。

“……昨天不还有另外三个人吗?去查。”

尹净汉捏了捏眉心,只觉得有些累。他倒不怕是全圆佑使得伎俩,反而更怕有人在背后作祟,好让他们两方相斗。说好听点儿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说难听点儿就是想看他们狗咬狗。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得出他们两方相斗的最佳受益者,又立刻否定,不会是文家,那么,究竟会是谁?

——————————

出了办公室的门,徐明浩就一意疾走,也不在意金珉奎在后面捂着脸狂追。他虽不至于因为尹净汉对金珉奎的这一耳光而产生芥蒂,但心里,确确实实是不舒服的,他觉得尹净汉并没有立场,而且,金珉奎本来也不算错。

看出了徐明浩心里有疙瘩,金珉奎加快了两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又仔仔细细把手指塞到他的手指间,直到十指相缠。

“……我没事儿……”

徐明浩甩开他的手,谁管你有没有事?

金珉奎不死心,重新去牵他的手,完完全全的包裹住,比上一次握的更紧。

“明浩啊……净汉哥很爱我们……”

“……没办法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但你至少得明白他的噩梦……”

“他很怕……”

徐明浩前行的脚步因为金珉奎的话顿住,再也没抬得起来。

人人都称赞尹净汉善谋,还使得一手好刀法,却很少有人知道尹净汉刀法精湛的真正原因,他不敢用枪。因为他当年打偏了的一枪,害了他们一个兄弟的命。

“我……”

想说什么全部堵在喉咙里,他不该,不该对净汉哥生气的……

——————————

上流社会的晚宴充斥的往往是男人们的高谈阔论和女人们的衣香鬓影,男人们用没有底线的话吹嘘,女人们的首饰和礼服更是会把整个大厅映得格外亮。

文俊辉不爱这种场合,更不爱他父亲打算让他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和那位面带娇羞的小姐跳完一支舞,他就匆匆逃离,在花园找了个无人的地方躲着,这个晚宴,他本就不该来的,虚伪,又无趣。

他仰着头看星星,在这个山顶别墅的庭院里,难得的数着天空数着稀稀落落的光亮,大部分,还是被厚厚的阴霾挡着,怎么也看不见。

再然后,他的上方被一张熟悉的脸挡住,也终于明白了之前那个没头没尾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全圆佑昨天在电话里说:“很快就会见到你了。”

——————————

上次说记得给他打电话,全圆佑却知道文俊辉不会听话的真的去打,毕竟小白兔很害羞。所以他主动了,第一遍没人接,他甚至都能想象出文俊辉捧着手机皱着眉头的样子。所以他打了第二遍,这次没过多久就接通了,隔着手机,全圆佑听到了对面浅浅的呼吸声。

“俊尼不乖。”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没有啊……”小小的嘟囔声透过手机传过来。

“你没有给我打电话……”

“……但是没关系,我给你打就好了。”

全圆佑不知道文老爷子有没有警告过文俊辉,像他这种“坏人”的电话是不应该接的,但事实上文俊辉不仅接了,还接了很多次,像是生活在坚固城堡里的小王子,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往往比任何人都大。

全圆佑其实不是个话多的人,文俊辉也十分认生,他们刚开始的电话多半是两个人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偶尔说两句,也多是些无关痛痒的话。再然后就变成了文俊辉说,他听。

文俊辉的生活比起普通这个年纪的男孩,显得有些单调,因为文老爷子总是禁止他去很多地方,这里危险那里危险,所以他干脆就不怎么出门。即便这样,跟他的电话还是会念念叨叨的说完自己的一天,什么早上喝了一杯牛奶吃了牛角包和鸡蛋,上午在阳台看书,养的猫总来捣乱,阿姨年纪大了,做饭多加了一勺盐……他看起来好像一直都很开心,喜欢哈哈大笑,经常思维跳跃的,像个五岁的孩子。

“圆佑!”

同样是自己的名字,从他的嘴里念出来总是比别人多了几分亲昵。文俊辉见到他仿佛很高兴,一双眼睛亮亮的,带着雀跃。大概是喝了几杯酒的缘故,脸颊酡红,连眼角眉梢都泛着粉色。

“怎么出来了?”

“……很无聊……”情绪有一瞬间的低落下去,然后又抬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看。

“……怎么了?”全圆佑被看得实在太久,没忍住发问。

“你来了真好!”

抱着他的胳膊晃了晃,能看出来发自内心的开心。

全圆佑哑然,越发觉得文俊辉这个人单纯到了极点,他不过就是打了几通电话,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收买到了真心。

“……圆佑来了就不无聊了,我喜欢和你说话。”

“圆佑经常参加这种宴会吗?会像我一样偷偷跑出来吗?”

“我刚刚开舞了你看到了吗?跳的好吧……”

“……圆佑有喜欢的人吗?圆佑……会跟不认识的女人结婚吗?”

全圆佑捕捉到了文俊辉话里的重点,他想说的,大概只有这最后的一句话吧。

“你要订婚了?”顺着文俊辉的心意,他问。

皱着眉低着头,如果文俊辉头顶上有耳朵,此刻多半也会耷拉着,可怜又可爱。

“圆佑觉得……我应该听爸爸的话订婚吗?”

沉默了片刻,思索后抬手揉了揉文俊辉的头发。

“俊尼不喜欢,那就不应该。”

全圆佑觉得自己应该是回答对了的,因为面前的人望着他,连眼睛里都像带上了光芒。

“带我走吧。”

丝毫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全圆佑微怔,感受到一只手扯住了他的衣袖,然后小心翼翼的靠近,伸手圈住了他的腰,有些亲昵,有些依赖。

“……俊尼想好了?你知道跟我走会发生什么事吗?”

全圆佑眯了眼睛,他不怕教城堡里的小王子一些更过分的东西,只要文俊辉点头。

“……带我走。”

评论(3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