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喵

克拉圈巨坑

《救赎》05


凌晨的海岸,风浪声总是不知疲倦,忙着掩盖一切的喧嚣,掩盖所有想要藏住或者不必藏住的东西。

全圆佑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手上的烟已经快要燃到底,迎着风吸了一口后按灭,去摸烟盒的时候摸到了空。

风很大,吹得他眯了眼,转身躲避,目光却透过玻璃望进房间里。大概是因为他这栋别墅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便外面有这样的风浪,躺在床上的人也依旧睡得安稳,文俊辉,或许就是应该被这样保护的,开开心心的生活着,远离所有的黑暗与肮脏,所以他不知道用手段把人带到这儿,甚至带上了床,究竟是对是错。

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展成这样的呢?从他抱住文俊辉沿着耳后缓缓亲吻的时候,从他感受到怀里人僵硬的身体、紊乱的呼吸,甚至脱离控制的心跳的时候,从他没忍住问出口的时候。

“俊尼,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文俊辉的身上有一股干净阳光的气息,也处处透着青涩,形状好看的脖颈向后仰着极力呼吸的时候,全圆佑就会忍不住俯下身来,安抚一般亲亲他的耳后,又从他的脖颈一路舔吻到后背。

虽然在情事上青涩,但文俊辉却完全不掩饰对于快感的追求,全圆佑喜欢他不克制的轻声呻吟,喜欢他笔直修长、肌肉线条漂亮的腿,喜欢他带着哭腔的喊他的名字。

他不是什么急色的人,可也会在某些时候难以自控,越是干净的人沉浸在情欲里的样子,越容易让人失去理智。他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无论以后会怎样,把人带上床一趟,他怎么也不亏了。

天已经有些泛亮了,全圆佑站在那儿,等浑身的烟味儿散的差不多才进了房间,然后又等被风吹得冰凉的身体回了温后,轻手轻脚的上了床,把被子里的人往怀里揽了揽。

他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良心与愧疚这种东西,他期望自己不会有。

——————————

文俊辉失踪了,文家内部急得上蹿下跳,派出了所有的人手搜寻了一夜也没找到半点儿踪影。七十多岁的文老爷子,一大清早就亲自求到了崔氏,崔胜澈看着对面颤颤巍巍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的老人,于心不忍,满口答应下来,几乎也是倾巢出动来找文俊辉。

尹净汉把分配到的搜寻任务往下安排了下去,自己跑到洪知秀这儿躲清闲,没理由崔胜澈的旧相好出事儿了,他还得上赶着帮忙找。

“人真有一腿吗?别到头来闹了笑话。”

洪知秀往身上套着白大褂,一边听尹净汉在那边絮絮叨叨,一边分心挑了根蓝色的领带。

“……你又没见过,要是见了,就那种长相你也得动心。”尹净汉趴在洪知秀床上,把一包薯片咬得咔嚓响。

“你尹净汉也会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能不在我床上吃东西吗?”

“不是不自信,是敌人太强大……”

尹净汉从床上跳下来,转了个身继续瘫在沙发上。

“知秀哥!”

楼下和开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呼喊,音调不高却偏偏泛着一股阳光劲儿,引得尹净汉扒着窗户往下直瞅。

“谁呀,这声音这么热情?”

“你让重点关注的小混血。”

洪知秀的诊所有两层,一楼看诊,二楼是他平时住的地方。叮嘱了尹净汉别乱动他东西,整好领带下了楼。

“怎么有空过来?”

“昨晚跟我们老大去了个宴会,今天就给我放假了。”

五官深邃的男孩挠着他的小卷毛,笑得一脸傻气。

洪知秀是在某天晚上外出吃饭回来,在巷口捡到崔韩率的,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了过去。要说他平时也没那么好心会救人,只是觉得这人长这么好看,就这样死了未免可惜。后来才知道他是全圆佑的手下,近身的亲信,还是地位不低的那种,对这个人,难免又多了几分好奇。

“那今天没了你,你们老大大概会很不习惯了。”

洪知秀转身倒了杯水,递到了崔韩率面前,整个过程也能感觉到那一直没从他身上移开过的眼神,这小孩儿,从来不会把控自己的情绪,把什么都外露的太过明显。

“老大今天也没上班……老大,大概是有他喜欢的人了……”

崔韩率捧着杯子,低头盯着杯壁上挂的小气泡,也不敢再看洪知秀的双眼。

洪知秀却没注意到崔韩率的异常反应,他在分析崔韩率透露的消息,全圆佑昨晚参加了宴会,极大可能碰见了什么人,然后一见钟情?他没和全圆佑打过交道,从尹净汉的形容里却也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一见钟情?不可能的。

“知秀哥,我好像……也有喜欢的人了……”

被崔韩率的声音唤回神,看着面前红到仿佛滴血的耳朵,洪知秀大感不妙,果然,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我喜欢知秀哥。”

大概是因为骨子里流淌的西方人的血液,直接又毫不扭捏的告白倒让洪知秀一时没了主意,面前的人仰着头直视他,连瞳孔中都带着希冀和热切。

洪知秀叹息,这让他……怎么拒绝?

听到东西打碎的声音,尹净汉从沙发上跳起来,首先是担心洪知秀出了什么事儿,探头到楼梯口那儿张望,这一看可不得了,刺激。

崔韩率正把洪知秀抱起来,整个儿压倒了墙上,两个人双唇紧贴,吻的难舍难分。

“知秀哥……”

低低的呢喃从唇齿的缝隙中透露出来,洪知秀被吻的头脑发昏,想表示自己听见了,双腿在崔韩率腰上缠的更紧,舌在口中探的更深。

微微仰起头配合,方便崔韩率在他脖颈锁骨亲吻,领带被扯掉,扣子被解开,洪知秀微眯着眼睛,手覆在崔韩率的后脑上一下一下顺着头发,却也知道已经到了该说停的时候。

“乖,改天……”

“知秀哥……”

崔韩率的声音闷在嗓子里,头埋在他的颈窝深呼吸,正是精力旺盛经不起撩拨的年纪,身下早已硬邦邦的抵在他腿根。

洪知秀也明白这种时候喊停确实不地道,但楼上还有个尹净汉,把崔韩率带到卧室里肯定露馅,总不能在楼下这个近乎于半透明的环境里把事儿就办了吧。

“……能给我盖个‘章’吗?”

把脖颈往崔韩率面前凑了凑,他好像得给小朋友一点许诺,好让人安心。

——————————

尹净汉看着从楼下上来,领口凌乱眼角含春的人,躺在沙发上直摇头,皱着眉叹息的样子,让洪知秀越发觉得他有些欠揍。

“啧啧啧,这青天白日的……”

“……作为碍事的存在,你现在应该有自知之明的少说话。”

“……你这草莓真红……”

洪知秀捡起地上的拖鞋,毫不客气的招呼到了尹净汉身上。

衬衫扣子坏了一颗,没法继续再穿,洪知秀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又想起了什么,回头问尹净汉。

“对了,你那会儿说文俊辉是昨晚在城郊别墅的宴会上不见的?”

“对啊,荒山野岭的……让人怪害怕的……”

“……我听韩率说,全圆佑昨晚也去参加宴会了……”

尹净汉闻言渐渐收敛了笑意,望着洪知秀,语气中带上了些不确定。

“你的意思是……”

“就是觉得事情有些巧合,要是一直没什么头绪,就往这边查一下。”

——————————

料理台上正咕嘟咕嘟的煮着一锅粥,全圆佑拿下盖子看了一眼,又对着手机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你确定这样就可以?”

“大概?我也没做过啊……”

“要你有什么用……”

“喂大哥!昨晚我跟知勋为了你三点才睡的觉,做人要有良心……”

全圆佑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不过你这戏演的有必要这么敬业吗?一大早起来‘洗手作羹汤’?”

“……戏不做足一点儿谁会信?他毕竟是个二十多岁的人了,哪那么好骗?”

“我看文家那边都快急疯了,你打算怎么办?”

“……先等等看,看文家到底有多少诚意……”

“行,你心里有打算就好,不跟你说了,知勋大概快醒了,看不到我会生气的。”

“滚吧你!”

全圆佑挂了电话,对权顺荣随时随地秀恩爱的行为虽厌恶,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收了手机,余光瞥见楼梯口那儿走下来的人,动作微怔,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还好及时的收住。他不知道文俊辉站在那儿多久,又听到了多少他们的谈话。

“好饿……”

穿着棉质睡衣的人揉着眼睛,赤着脚走到了客厅,认准了他的方向,又准备往厨房来。

全圆佑连忙走过去把人抱起来往沙发上一放,准备了衣服,倒忘了准备双拖鞋。

“……地上凉。”

文俊辉对他露出一个笑,没有事后醒来的羞涩,环住他的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怀里,比起起床后的温存,更像是一种依赖。

顺势把人往怀里搂了搂,下巴垫在头顶的发璇上轻轻蹭了蹭,如果当初他的电话没有其他不可说的目的性,这样的清晨,好像也挺好。

——————————

“你回来了!”

按了密码打开自家的门后突然传出了人声,尹净汉怔了怔,有那么一丝的惊讶和不自在。独居生活惯了,家里突然多个人,感觉有点儿新奇。

坐在沙发上的人看到他就立刻站了起来,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不怎么干,往前走了两步,看着他咧着嘴笑得开心。尹净汉下意识的挑挑眉,他还不知道原来崔老大有这么神通广大,连他家的密码都搞得到。

“人找到了吗?”

也没在意一整天没见后第一句话问这个会不会扫兴,尹净汉挂好外套往里走,余光瞥见崔胜澈的笑容好像淡了些,也不知道是多想还是错觉。

“……还没有。”

“那么大个活人难道会凭空不见?”

尹净汉有回家先换衣服的习惯,反正又不是没见过,他倒没打算避着崔胜澈。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解纽扣,衬衫脱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崔胜澈就伸手接着,尹净汉愣了一下,觉得今天的崔胜澈有些格外奇怪。

“就是奇怪在这儿,别墅的监控从拍到文俊辉进了后院,就再也没出来过。”

说着话替尹净汉拿了睡衣,等他穿上后又从背后环抱住一粒一粒扣着扣子,下巴抵在肩上看起来极其的认真。

尹净汉侧头去看,嘴唇轻轻的擦过了旁边的脸颊,崔胜澈就顺势偏头,扣住他的脑袋柔柔的接了个吻。

“……你今天怎么回事儿?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一吻结束,稍稍后退盯着崔胜澈的脸,他极度怀疑面前这个崔老大是假的,外表看不出,那就是被换了内芯。

“那大概……是被净汉的男朋友附身了。”

崔胜澈把尹净汉牢固在怀,又凑上去亲亲碰碰,略干半湿的头发不停的骚弄着尹净汉的脸颊,搞得后者又烦躁又震惊还能分出心来想崔胜澈用了他的洗发水。

在卧室里腻歪了一阵后往客厅走,尹净汉又记起还没说完的正事儿。

“既然人不会凭空消失,那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别的原因,比如说……怎么样让我们从一开始就无从下手。”

“你是说……监控?”

“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监控上动手脚还不被发现,不知道你想到了谁?”

“……李知勋。”

尹净汉下午就让李硕珉去查了,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能确定的是全圆佑也出席了同一个宴会,而且在文俊辉进入后院后不久,就跟宴会主人告辞了。

看着面前的人皱着眉头绷着脸沉思,又恢复了那种霸道强势,仿佛一个抬手之间就能决定人生死命运的样子,尹净汉在心里默默思量,大概……还是正常的吧。

“……去安排人手往全家那边儿着重打探一下吧。”

尹净汉的声音让崔胜澈回了神,先是有些迷茫了看了他一阵,接着又咧开嘴笑。

“你吃饭了吗?我跟珉奎学了两个菜呢!”

面前人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尹净汉也不好打击这份热情,默默把到嘴边的“吃了”两个字又吞了下去,其实不止吃了,还跟洪知秀来了个烛光晚餐。

他其实也有点儿明白崔胜澈这么反常的原因,不过就是觉得互相表明心迹后的第一天就忙,一整天连个完整话都没说得上,对他愧疚而已。可崔胜澈也不想想,他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非常“宽宏大量”的尹净汉抱着胳膊看崔胜澈系上围裙走进厨房,莫名的觉得心情有些不错。

——————————

厨房里,拿着锅盖离料理台有一丈的人,正远远的把东西往锅里投掷,扔不扔的准先不说,溅出来的热油已经让场面足够的混乱。

哭丧着脸的人回过头来看他,一脸委屈又像是求救。

“我……我害怕……”

靠在厨房门口“观战”的尹净汉扶额,他可以肯定崔胜澈绝对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还他的霸道总裁……

——————————

大家,四六级后见了……

评论(37)

热度(249)